國內政治

二二八事件的追思與反省:—扭曲的真相不可能有正義

2017/02/28 by 筆震編輯室
 二二八事件的追思與反省:—扭曲的真相不可能有正義
今年是「二二八事件」70週年。首先,我們為當年事件中所有不幸罹難的人民追思哀悼;同時也深切警惕反省,一個威權、落伍、仇視的政治體制,會帶來多麼嚴重而深遠的傷害。輕忽、扭曲二二八,或是濫用二二八之名而牟取政治利益,都不是該有的態度。
二二八與相關的「轉型正義」,都是永恆的課題。唯有深切而悲憫地檢討過去的缺失,台灣民主才能紮實地向前踏步。這也是解嚴以來,歷屆政府,不分黨派,都致力於反省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的原因。

要實現轉型正義,第一步就是要發掘「真相」。二二八事件在歷經藍綠政權多年的調查、賠償、回復名譽之後,仍有許多人認為事實未被充分揭露。對於官方的統計死傷人數,也有很多質疑甚至傳言。就此而言,我們同意「真相」的追查與研究,應該持續。尤其在今日的台灣,更不該有政治禁忌。除了政府之外,民間各界,尤其是史學界,更應從各種角度去還原當時的事實。

但我們也必須認清,「歷史事實」不易百分之百還原。尤其在當年兵荒馬亂,百廢待興的情境,很多資料都難以留存。如果沒有可靠的證據,那對於歷史爭議還是只能痛苦地「展緩判斷」。就如同某些重大犯罪案件,不論多麼殘酷傷痛,如果沒有證據,怎能胡亂抓人抵數?成為懸案,也是不得不然。歷史真相的證據法則,雖然不需要像刑案訴訟那樣嚴格,但至少也要符合基本的史學方法。而若需要由官方認證,甚至決定個案賠償或翻案,那就要有更多的證據。資料不足,寧可不做定論。絕對不能憑著傳言或單薄的資料,恣意作成官方結論。

這也是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歷任三任總統,跨越藍綠,至今核定賠償案件也僅有兩千多件的原因。我們對二二八基金會多年來的努力,敬表佩服與感謝。但真相本來就不是全靠「賠償機制」來確定,而歷史更不能純由官方來「欽定」。更多、更自由、更沒有禁忌,更多樣而有素質的真相研究,現在應該持續地進行。

說到這裡,我們就必須批判近來某些扭曲、濫用轉型正義的政策措施。以「處理不當黨產」而言,這本來是個是一個民意高度支持的議題,也可以藉機致力清理黨政不分時期的遺跡。但急就章的粗糙立法,加上黨產會總是違反正當程序又忽視證據法則,使得一連串措施屢遭法院打臉,漸漸使人民認為處理黨產根本是政黨鬥爭。而最近「去蔣化」的立法院決議,把多面向的歷史人物蔣中正簡化為「殺人魔」,而且引用了歷史素材全然錯誤的「美國政治學者」(甚至也沒有具名)說法。這令人覺得,根本就是用政治寫歷史。威權時期用政治定義「蔣公」為「世界偉人民主長城」,現在則是用政治改定義為「獨裁者」、「人權侵害者」。這與之前某些媒體把不相干照片說成是二二八影像的惡劣行徑,有何不同?能稱為「還原真相」嗎?「這個政府」對真相展現如此粗暴的政治態度,我們能信任它會在證據面前謙卑,調查出更多的二二八真相嗎?受害者需要平反,然而僅靠傳言與移花接木所公布的真相,如同亂抓人抵罪一樣,只有更對不起二二八的受難者。

在此同時,國民黨不願意面對真相的態度,也令人搖頭。雖然民進黨的諸多作為,形同清算,而且忽視國民黨防衛台灣、土地改革、九年國教、經濟發展等貢獻。可是威權統治與黨政不分的歷史,是無法否定或規避的。從李登輝到馬英九,國民黨對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再三道歉,並且積極推動民主改革與本土化,是正確的方向。而今日的國民黨,居然連「故宮國寶是蔣總裁帶來,所以算是黨產」的怪論都說得出口—蔣先生不是蔣總統而是蔣總裁,那難道是說當時中華民國政府是流亡政府嗎?這是真相嗎?還是為了政治爭議的鬥嘴言論?

從二二八的慘痛經驗,我們應該更加了解,民主法治不能打折扣,輕易以民族主義、國家安全,或社會穩定為名,而逃避憲法正當程序的政府措施,都會造成災難。而民主化、現代化的台灣,再也不該仿效古代皇權專制時期,換了政權就換一套歷史論述,妄圖以政治強權去定義歷史。或許,政府少搞欽定歷史,讓民間有更多空間與活力去研究二二八與台灣的過去,使各種觀點與證據都能呈現出來,這才是新政府該有的態度。
二二八乃是台灣人共同經歷的苦難。歷史上的錯誤、災難,勢所難免。但有智慧的人民,不會白白受苦。我們相信台灣人民,必能在彼此相愛的基礎上,同時走出二二八的悲情,創造一個更好更新的台灣。這才是對二二八受難者最好的安慰。


圖片來源:苦勞網,攝影:王顥中。
 
筆震編輯室
作者

筆震編輯室

筆震之社論由主筆群持筆,主筆群之背景包括學者及各領域專家和資深媒體人等。
在當前充滿不安卻又滿有希望的台灣,以筆為劍,奮起戰鬥;我們相信,簡短有力不亂罵的文字,就如同亞瑟王拔出的石中劍,必能砍斷綑綁台灣的鎖鍊,讓台灣的輿論市場增添亮點。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