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政治

無誠無法,無以報國:三一八學運的階段性論定

2017/03/18 by 筆震編輯室
無誠無法,無以報國:三一八學運的階段性論定
影響兩岸關係與國內政局深遠,迄今仍爭論不歇的「三一八學運」,迄今已三週年。回顧這段改變台灣歷史的學生運動,到底給了台灣什麼樣的啟示與遺產?我們認為,有必要為此階段性定調,亦即是:青年報效國家,手段容或有「公民不服從」的討論空間,但仍必須遵循「理念誠實,維護法治」的基本原則,否則,任何再有道德理念宣示性的運動,都會失去正當性之基礎。
 
首先,運動的出發點,是歷史觀察的核心。當初學運領袖翻過立法院圍牆,佔領議場時,最開始喊出的是「反對黑箱」,亦即是,不反對兩岸簽訂服貿協議,但認為過程不透明,尤其國民黨立委張慶忠在立法院委員會的處理程序有瑕疵。這在當下的氣氛,是很有正當性的,因此很快號召了許多青年學子趕赴現場加入。
 
今天回頭來看,一開始「反黑箱」是超越藍綠統獨的共識,因此有極高號召力,同時吸引大量對高房價、低薪環境不滿的青年族群加入,加上當時立法院長王金平決定不處理佔領議場的違法行為,學運風潮於焉形成。但是請注意,聲勢一旦起來後,運動的訴求迅速改變,從原本要求補正程序、嚴審服貿協議,變成要「退回服貿」,甚至直接要求政府改變所謂「傾中」立場。
 
時過境遷,越來越多人認為,這場運動,其實是打著學生運動旗幟,推動台獨,阻擋兩岸交流的政治運動。學運領袖林飛帆、陳為廷,乃至其精神導師黃國昌,並不諱言自身的台獨立場,但在號召運動成形時,這絕非訴求重點,否則無以號召廣大支持力量,但他們當時、事後,從來不正面回答這個質疑。
 
台灣以自由民主為傲,任何政治主張,都應受到尊重。但倘若不敢明白主張政治理念,卻混淆視聽,明明服貿協議在藍綠立委協商共識下,已經在立法院舉行數百場的公聽會,「反黑箱」卻能喊得震天價響,嗜血為性的媒體樂見佔領議場的新聞性,也縱容不論。今天可以論定,「三一八學運」運動訴求的理念出發點,並不是誠實的。儘管世情以成敗論英雄,但歷史不應也不會對此視而不見。
 
除了理念不誠,「三一八學運」對台灣帶來最大的傷害,是在對法治精神的戕害,尤其是侵入行政院是最大的敗筆。持平而論,佔領議場之舉,在國會議長與反對黨立委的支持下,仍有相當的合法性討論空間,但侵入國家中樞政務機構,卻是任何國家都不能容忍的行為,當時政府決定驅離,有心人士卻將其扭曲為「鎮壓」,並對當時做決定的行政院長江宜樺極盡醜化之能事。對江宜樺本人極不公平,對國家的傷害更難以道里計。
 
司法院長許宗力當年在《試論民主法治國家的「市民不服從」》文章曾提出:「抗議動機再如何高超,「目的不能使手段神聖」的箴言仍須時刻秉記在心,切勿讓激情壞了理智,畢竟法律的和平是人類最高也最容易受到傷害的成就之一,不得輕易碰觸。」今回首許院長這番話,恰可為三一八學運的歷史傷害下個註腳。
 
對法治的蔑視,伴隨著就是「我是人非」的威權心態。近代中國最有名的自由主義者、青年人的導師胡適曾批判「學潮」,指「強烈伸張自己的意見,卻不能容忍別人有所不同。這種主張自由的人,最終便成自由的敵人。」他認為五四留給學子們三大危害中,包括「在學生運動中有些人不敢自己出面,躲在人群中吶喊,從而助長了依賴群眾的懦夫心理」與「經過這場運動,有些人可能養成盲目從眾的行為模式。」
 
百年之後再回首胡適之言,我們豈能無感?青年一片赤誠向國家,是任何時代、任何政府的寶貴資產,但是如果沒有誠實正當的理念,與堅持維護法治的原則,對國家不但沒有幫助,還容易變成負面,而且戕害延禍深遠。在「三一八學運」三週年的今天,我們希望能對我國的青年提出誠懇建言,藉由歷史反思,讓我們的國家民主運作更成熟,更茁壯。



 
筆震編輯室
作者

筆震編輯室

筆震之社論由主筆群持筆,主筆群之背景包括學者及各領域專家和資深媒體人等。
在當前充滿不安卻又滿有希望的台灣,以筆為劍,奮起戰鬥;我們相信,簡短有力不亂罵的文字,就如同亞瑟王拔出的石中劍,必能砍斷綑綁台灣的鎖鍊,讓台灣的輿論市場增添亮點。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