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關係

李大中觀點:我們是否需要一部《國家保防工作法》

2017/03/21 by 筆震編輯室
李大中觀點:我們是否需要一部《國家保防工作法》
去年七月,上任兩個月的蔡英文總統做出制定保防專法的政策指示,而媒體在日前批露了法務部研擬中的《國家保防工作法》內容,但這部旨在健全我國保防體制的法律,引發輿論譁然。

原因為何?猶記得兩年多前,在行政院所提出《國家安全法部分條文修訂案》中,將網際網路納入國家安全層級的範疇,並增訂檢舉獎金與保護辦法,鼓勵民眾檢舉,以防止境外勢力的滲透,但當時除了網路上的一片謾罵之聲外,多位在野的民進黨立法委員更直言,這根本是在大開倒車,搞全民保防,重返戒嚴時代,包山包海把整個社會都納入保防體系,賦予行政機關無限上綱式的權力,等同小警總復辟,讓白色恐怖重現這塊土地。如今,這些質疑猶言在耳,但《國家保防工作法》的草案內容恐更勝一籌,不僅在野黨立委砲聲隆隆,連不少執政黨立委也態度保留,甚至行政院院長林全都指示必須更審慎研議。

持平而論,國家安全的重要性舉世皆然,例如美國在1917年曾制定《間諜法》(The Espionage Act)、1978年的《外國情報監控法》(The 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 FISA) 與1996年的《經濟間諜法》(The Economic Espionage Act, EEA) 等,而在九一一事件之後,基於反恐需要,在FISA的基礎上,美國國會陸續通過擴大國家安全局監控公民通訊的《美國愛國者法案》(USA Patriot Act)以及晚近回過頭來限縮國安局相關權利的《美國自由法案》(USA Freedom Act)。

在臺灣方面,隨著兩岸民間互動的頻繁,除了對岸的威脅之外,他國對於我方的情報刺探、顛覆、破壞與滲透等危害作為,也必須予以重視。但行政部門在構思反制與防護手段之餘,更必須平息社會對於民主倒退與人權侵犯的疑慮,否則反將徒添紛擾。例如在目前的草案內容中,保防工作人員的裁量權極大,若發現可疑對象,經機關首長同意後,可向各單位、團體或個人調閱文件,進行安全檢查,對相關人士實施查訪或者通知到場詢問,也擁有臨檢權與查扣權。
更值得深思之處在於,如此鉅細靡遺與滴水不露式的規範,到底是否有其必要?尤其草案授權保防工作人員進駐各單位,除軍中各單位與公家機構(涵蓋各級行政單位、駐外機構、行政法人、公法人、公私立大專院校),還包括針對涉及國家安全與利益之民間團體與民營事業,要求設置專責保防部門與保防人力。換言之,這些單位全部都在保防之列,成為被保防的對象。儘管法務部高分貝澄清設立保防專法的目的在於保密防諜,不是進行政治偵防,更非「人二」復辟,但在實際執行層面上,濫權的風險恐非空穴來風。

此外,在保防工作的現行做法上,機關保防為法務部督導調查局辦理,而警政署與移民署為社會保防的主要權責機構,至於軍中保防則是由國防部督導政戰局辦理,各自獨立運作,彼此分工合作。癥結在於,我們所欠缺的可能不是一部充滿爭議的新法,而是更充裕的經費投注與資源整合,政府可從此角度思考如何予以補強。更何況,在相關法律方面,我國早已有《國家安全法》、《國家情報工作法》、《刑法》中的洩密、內亂、外患罪、《國家機密保護法》以及《通訊保障與監察法》等規範,不需要疊床架屋,而且我國的保防工作早已法制化,因此關鍵不在於法務部報行政院核定的最終草案內容如何,而是在權衡輕重下,政府必須更清楚說明為何如此迫切需要制定《國家保防工作法》,以昭公信與釋疑。
 
 
◎作者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


 
筆震編輯室
作者

筆震編輯室

筆震之社論由主筆群持筆,主筆群之背景包括學者及各領域專家和資深媒體人等。
在當前充滿不安卻又滿有希望的台灣,以筆為劍,奮起戰鬥;我們相信,簡短有力不亂罵的文字,就如同亞瑟王拔出的石中劍,必能砍斷綑綁台灣的鎖鍊,讓台灣的輿論市場增添亮點。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