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櫥窗

陳厚銘觀點:猛降所得替代率,人才恐將流失

2017/05/17 by 筆震編輯室
陳厚銘觀點:猛降所得替代率,人才恐將流失
人才是國家競爭力和產業發展的基石,更是經濟轉型升級的關鍵。近年來台灣高階人才的外流速度加快,儼然成為國安問題。為了留住國內高階人才並吸引國外優秀人才來台,行政院推出多項政策,包括落實用人彈性薪資,放寬外籍人才來台工作、居留及停留規定,研議投資、技術移民等相關措施等,確實對高階攬才及留才方案起了一些作用及成效。
 
然而最近因為年金改革問題沸騰,高階人才外流的議題已鮮少人過問,依據目前年金改革提案,年改後軍公教的退休薪俸估計約減少二至三成。可想而知,年改除了會影響優秀人才進入或繼續留在公部門服務的意願外,高階人才外流的問題恐怕會更加嚴重。
 
為了評鑑新政府滿一週年的執政績效,各種民調紛紛出爐,各項數據顯示,民眾對一例一休、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年金改革等重大議題的推動,不滿意度皆高於滿意度,代表蔡英文執政首年,改革並不順利,對自許是最會溝通的新政府而言,無疑是一大諷刺。
 
在年金改革方面,新政府雖然舉辦多場國是會議及公聽會,但是大家對年改「精算報告」的論述與數據基礎仍存有疑慮,加以年改之溯及既往是否違反信賴保護原則的法律依據、政府應否負擔最終年金保障的義務與責任等,各界見解不同,最後恐怕會走向行政訴訟或憲法官司一途。若此發展,不僅會撕裂公教人員和政府間的基本信賴關係,也會浪費無數的社會資源。
 
目前政府所提出的年金改革方案,是以降低成本支出(cost down)的邏輯思維設計,即以降低所得替代率為手段,並排除原先由政府承擔最終保障義務的責任,也就是說政府不再以提高編列公共預算來支付年金。如此方式是否對台灣真正有利,值得進一步研析。
 
針對年改問題,與其一味節流不如開源。政府應該藉由賦稅改革或價值創造來增加國有歲收,再以挹注更多財政資源於年金系統中,不僅能更有效解決年改問題,最起碼可以減小所得替代率降低的幅度,避免因年金減少,公教人員必須限縮日常消費支出,形成共貧社會。更何況,這幾年台灣政府在年金的支出實際只占GDP 3%,遠低於OECD各國的平均比例9%。
 
在年金改革議題上,蔡政府宜可透過各種管道,傾聽更多專家學者的建議,或由「V Taiwan」、「政問」等數位平台搜集各方意見,各自摒棄成見,進行理性辯論與政策溝通,再善用大數據研擬合宜的所得替代率,方可尋求較為完善的年金解決方案,共同完成年金改革的重責。
 
總之,「降低政府支出」並非年金改革唯一的目標函數,需要同時考量各方的觀點與凝聚力。不要為了降低成本崩壞政府的信用,造成公務人員的危墜感與對政府的不信任,從而無法戮力為公,影響台灣整體的國家發展與競爭力。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教授



 
筆震編輯室
作者

筆震編輯室

筆震之社論由主筆群持筆,主筆群之背景包括學者及各領域專家和資深媒體人等。
在當前充滿不安卻又滿有希望的台灣,以筆為劍,奮起戰鬥;我們相信,簡短有力不亂罵的文字,就如同亞瑟王拔出的石中劍,必能砍斷綑綁台灣的鎖鍊,讓台灣的輿論市場增添亮點。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