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正義

我道歉,但我不打算改變

2017/03/04 by 包正豪
 我道歉,但我不打算改變
為了安撫原住民對民進黨的「轉型正義」未納入原住民歷史正義恢復的不滿,半年前甫上任不久的蔡英文總統曾經對原住民音樂工作者和原住民權利運動者巴奈(Panai)說:「妳想見我,妳就隨時來見我」;當巴奈問:我們(原住民)在哪裡時,蔡英文總統將手放在心口而溫情脈脈地回答:「你們在這裡啊!」曾經這一幕點燃許多原住民族人朋友的希望,也讓社會相信蔡英文總統將會實踐她的原住民族政策承諾,相信「土地會歸還給原住民族」。

 陳情抗議紛爭暫時停息,旋即民進黨政府開始籌組「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原轉會),一個設在總統府下的任務編組。雖然原住民輿論多所質疑,原轉會不過政治花瓶,但蔡英文總統信誓旦旦地說:原轉會要恢復原住民族受損的權利,然後原轉會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也是迄今唯一一件事情就是,把蔡總統在原住民族日的道歉文翻譯成十六族語言,用以展現「道歉誠意」與「尊重原住民族」。

半年時間過去,民進黨政府終於推出第一個涉及原住民族權利的《原住民族土地及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劃設辦法」),但因為排除適用於原住民族傳統領域上的私有地,而被視為騙局。當這個辦法通過後,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即變成支離破碎的土地,原本還可以藉由未立法的模糊空間,輔以《原住民族基本法》的詮釋來遏阻對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侵害,如今財團可以堂而皇之地引用「劃設辦法」,無視部落族人意見,「自由處分土地」。
   
同一個政府,同一個總統,為什麼曾經溫言相向,但卻在實際推動法案時,罔顧原住民族權益呢?如果我們冷靜下來,靜心思考並嘗試理解蔡英文的行為,將會發現這是完全「理性」的政治計算。無論是溫柔的話語,還是做為政治表態的空頭機構,這種程度的道歉與尊重,其實無傷大雅,因為完全不涉及實質權益分配,一方面討好了原住民族,另一方面也不得罪漢人既得利益團體,還可以形塑思想進步和人權關懷的正面形象。但是涉及土地歸屬與使用這種涉及實質權益分配的問題,蔡英文總統不得不做出決斷時,以原住民族在台灣政治影響力之微薄,自然成為犧牲的對象。赤裸裸且毫無顧忌地犧牲原住民族權益,當然不是一名成熟政客所應為,所以一個表面上「妥協」原漢利益的方案,譬如排除適用私有地的「劃設辦法」,就被推出。既然不適用私有地,就不會損及既得利益集團的實質利益;限縮於公有土地,則可以誇言「新設保護」了80萬公頃原住民傳統領域,與過往的「零」相比,怎麼不是一大進步,更是一個看起來兩不得罪的雙贏。
   
如果從黨派衝突的角度去看這個問題,去論斷誰是誰非,那便大錯特錯。我們將會不斷重複地見到同樣的情形,因為本質上原住民議題是族群利益衝突問題,其解決方案則是經過理性政治計算下的產物,除非原住民族能夠說服台灣社會,其所爭取之權益無礙於大社會的多數人,否則掌握權力者永遠只會擺出最溫柔的姿態,同時卻毫不顧惜地犧牲原住民族權益。所以,縱使巴奈再次走上街頭,其結局也是早已注定。這次,蔡英文總統完全不理會她的呼喊,還派出她的警察來驅趕推倒曾經溫言撫慰過的她。巴奈被推倒在冰冷潮濕的凱達格蘭大道上,衣服被扯掉,被大聲斥責。


 
包正豪
作者

包正豪

英國赫爾大學政治與國際研究學博士,現任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系主任。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