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政治

蔡政府正在摧毀法治國的基礎

2017/03/02 by 周勇夫
蔡政府正在摧毀法治國的基礎
蔡英文總統指示調查局研擬完成《國家保防工作法》草案,引發軒然大波,輿論多所批評,儘管外傳府院高層因外界反應不佳,行政院將該案「退回」給調查局,但這個案例只是反映出,蔡政府執政九個月以來的諸多作為,讓我國的「法治國」基礎已然動搖。
 
先說《國家保防工作法》草案,規定只需機關首長書面同意,調查局保防員即可對任何人行使調查、調閱、臨檢與查扣等強制性作為,輿論痛批「人二復辟」,正當法律程序幾近蕩然無存。這與不當黨產條例如出一轍,黨產會捨卻司法途徑不為,行政凌駕司法,引發的違憲爭議迄今未曾稍歇。
 
然而,比起還在立法院審議,蔡總統宣示要加速通過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不當黨產條例只是小菜一碟。
 
以立法院初審通過的促轉條例內容來看,授權行政院下成立獨立機關「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為了執行「轉型正義」的使命:「開放政治檔案」、「清除威權象徵」、「保全不義遺址」、「平復司法不公」,委員會認為「有必要」時,可請憲警協助,規避調查或毀棄、損壞、隱匿政治檔案者,則可罰緩或判處徒刑。
 
換言之,以往輿論譏為「東廠」的一些情治機關,都可以閃邊站了,因為促轉委員會,就是不折不扣的「東廠」。只要促轉委員們認為「有必要」,就可動用公權力,指揮憲警,要檔案,要調查,如入無人之境,違憲風險遠超過不當黨產條例,對法治、人權的侵害,對台灣民主的損傷,將由全體國人共同承受。
 
促轉條例還明訂「威權時期」是1945年8月15日(二戰結束)至1991年4月30日(《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終止),與不當黨產條例一致,標靶都是目前在野,奄奄一息的國民黨。為了確保目標,促轉條例還不夠,國發會一月提出《政治檔案法》草案,如立法通過,國民黨須強制將相關檔案移交國家,且被認定為政治檔案後,將歸國家所有。 
 
先不論台灣「寧靜革命」民主化過程,國民黨經選舉成為合法政黨,並在兩次政黨輪替中,已有諸多檢討修正「黨國一體」時期的作為,是否仍適用他國的「轉型正義」作法,仍有相關爭議。蔡政府透過上述立法或準立法作為,所產生的違憲爭議,足以動搖甚至侵蝕法治國基礎,所產生之危害,不下於威權時期的餘緒。
 
如果蔡政府捨棄法治國精神,寧可甘冒大不諱推動相關違憲之立法,就不能避免外界質疑,在蔡政府的施政優先順序中,政黨鬥爭是高於其他目標的最高準則,亦即是打著「轉型正義」大旗,事實上是拿國民黨祭旗(促轉條例中的「窩裡反條款」,對拆解國民黨尤其有實際效用),正義只是包裝外衣,永續執政才是硬道理。
 
尤有甚者,司法院長許宗力在立法院審查同意權時,面對「轉型正義」之詢問,曾脫口說出「黨產會不涉及犯罪,而是轉型正義價值的實踐,與無罪推定是兩回事」的經典名言。這讓人不寒而慄,如果連國家司法權的代表,都寧可混淆政治與司法的分際,襄助執政黨行政黨鬥爭之實,那國人要如何依恃?
 
在《促轉條例》四大目標中,「平復司法不法」後面,尚有「還原社會真相、促進社會和解」,我們不禁想問,如果蔡政府打著「轉型正義」之名,行政黨鬥爭、強化統治之實,以致行政凌駕司法,甚至到達戕害法治與人權,近乎威權復辟,法治毀棄的風險邊緣,那麼,社會真相能還原嗎?還重要嗎?更關鍵的是,促進社會和解從何實現?恐怕就如同我們最高領導人的口頭禪,再想想吧。



 
作者

周勇夫

時事評論者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