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政治

就讓憲法法庭裁決年金改革爭議吧!

2017/06/27 by 筆震編輯室
就讓憲法法庭裁決年金改革爭議吧!
在民進黨全面執政的優勢下,立法院已通過了所謂「年金改革」的主要條文。已退休與現職公教人員的退休給付,將會遭到削減。街頭的抗爭,議事的杯葛,加上對蔡政府的「大聲」與「拍桌」,都必將被執政黨的政治優勢碾壓而過,空呼負負,只有「留下歷史紀錄」的作用而已。

但這並不表示此次粗糙而野蠻的年金「改革」,就完全沒有機會矯治。最近剛剛進行憲法法庭辯論,並打破政治僵局,判定「婚姻平權」受憲法保障的司法院大法官們,正是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內,唯一可以發揮制衡功能的憲法守護者。這也是法學碩彥的大法官們,用來證明自己心中只有憲法,能夠超越黨派,不偏袒任何政治勢力的大好機會!

目前的年金「改革」,是否能通過憲法檢驗,其實是大有疑問的。最大的問題,就是它針對已經退休或即將退休的公教人員,只因為國家財政吃緊,可能付不出錢來,即片面削減他們(他們本身沒有做錯任何事)的法定給付請求權與合理期待利益。簡單來類比一下,政府簽約發包工程,事後可以因為「政府最近手頭比較緊」,就把工程款打七折給付嗎?如果包商抱怨,政府該罵人家「米蟲」嗎?如果連個承包商都有「依法請求給付」的神聖權利,那為什麼戮力從公數十年的公務員,他們依法應得的退休年金,可以因為基金營運效率不佳就不依約給錢或逕行刻扣呢?

社會氛圍也很奇怪。前些年,從文林苑到大埔事件,公民團體與民進黨的政治人物,在許多案件中再三強調「財產權神聖」。連依法給予補償的「徵收」都被認為是侵犯財產權的暴政。對國道收費員的「不續聘」,也被認為違反期待利益。然而,為什麼公教人員領取極為正當又有法律明確依據的「退休給付」,卻只因為在台灣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比其他勞工的待遇似乎好些,就被認為是肥貓?怎麼沒有滿懷正義的人站出來捍衛他們的「神聖財產權」?為何沒人站出來為他們吶喊「今天砍年金,明天砍政府」?這是什麼樣的雙重標準?相較之下,有著法學訓練的大法官,對財產權與信賴保護,應該是最能有「一致標準」的人了。

在這一波的年金「改革」中,還也有一些錯誤觀念,亟待大法官來糾正。例如:退休金無論是定位為「薪資延後給付」或是「恩給」,它其實都是「法定給付請求權」(statutory entitlement)的一種。司法院釋字730號解釋就指出公立學校教職員「請領退休金之權利,乃屬憲法保障之財產權」;而釋字717號解釋更指明,即使是所謂的「十八趴」公保優惠存款,也是值得保護的「信賴利益」。國家依「法」所規定的給付,照理應該比民間依「契約」所約定的給付,更有拘束力。既然如此,就不能把它當成只保障最低生活標準的「社會救助。成天斤斤計較於「退休後基本生活所需是多少錢?」或批評人家「居然說退休金只領三、四萬無法出國」等指控。而退休公教人員,在出來為自己權利辯護時,有時亦弄錯方向,說出「32K 只能睡茅屋」的怪話。要知道,年金改革的錯誤不在「害公務員活不下去」,而是「說話不算話」,違背信賴保護。舉例來說,任何人雇用一個水電師傅修水管,之前若約好工錢與材料三萬元,怎能等人家裝好了,又賴皮說:「其實我給你一萬你就過得很爽了」?師傅更不需要哭求說:「沒有三萬我不能出國玩!」。退休金額度「是否過得太爽」的辯論,多半都是纏夾。它或許可以當作「未來設計制度」的考量(適用在新進人員),而不能針對已退休或接近退休的人員。

另一種錯誤的論述,是有意或無意誤解大法官釋字717號解釋,亂扯說「大法官已經解釋過,說年金改革沒有信賴保護」。其實,釋字717號解釋是針對「十八趴(依所得替代率)設上限」而為的解釋。且大法官清清楚楚指出,公教人員即使對於這樣的優惠利息(還不是依法取得的退休金給付),仍有「值得保護之信賴利益」。只是因為整體權衡起來,該次「十八趴」的修正,對退休公教人員之衝擊影響相當有限,因此才認定合憲。相較之下,立法院二讀通過的「改革」,包括法定的退休給付,而且削減額度及所涉人員均遠較釋字717號解釋的射程更遠,對信賴保護的衝擊也更大。因此大法官勢必會有不同的衡量方式,也未必會導出同樣的「合憲」結果。

最後一種錯誤的思維,就是純以黨派政治來看司法釋憲。此說認為,大法官經過「換血」,已是一片綠油油,所以根本不值得期待。然而,我們一方面可以回顧大法官解釋的先例,對既有財產權之剝奪是如何謹慎應對;更可以放眼天下:世界各國在所謂「撙節」(austerity)與敵視公部門的風潮下,都認為「削減年金給付」是大勢所趨。然而,過於粗糙的改革措施,雖然可以得到政治上的支持,卻往往在憲法訴訟上嚐到敗績。美國的奧勒岡州伊利諾州法院,均判定「削減公教退休給付」的法律違反州憲法而失效。即使是認定巴爾迪摩市年金改革並不違反聯邦憲法的聯邦第四巡迴上訴法院,也指出這樣的修改是違約,應透過州法體系來保障公教人員應有之權利。而在歐洲,類似的「改革」更是相繼在義大利、希臘、羅馬尼亞、葡萄牙等國的違憲審查程序中遭到重擊。可知,純以「財政理由」而大幅削減退休公教人員的既有法定給付請求權,在憲法上的確大有爭議。台灣的大法官們,在法學素養與眼界上,絕不亞於其他國家。他們想必也不怕踏入火圈,在這個政治敏感議題上,展現自己忠於憲法的誠摯。就讓我們再對中華民國的憲政民主,留著一點信心,讓憲法法庭來裁決年金爭議吧—看看這樣的修法,是否夠格稱為「改革」?

 
筆震編輯室
作者

筆震編輯室

筆震之社論由主筆群持筆,主筆群之背景包括學者及各領域專家和資深媒體人等。
在當前充滿不安卻又滿有希望的台灣,以筆為劍,奮起戰鬥;我們相信,簡短有力不亂罵的文字,就如同亞瑟王拔出的石中劍,必能砍斷綑綁台灣的鎖鍊,讓台灣的輿論市場增添亮點。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