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事務

美國國會友台風起 台灣應有的認知

2017/07/03 by 黃奎博
美國國會友台風起 台灣應有的認知
照片來源:外交部駐美代表處網站

去(2016)年12月,時任美國總統的歐巴馬(Barack H. Obama)簽署了由美國參議院、眾議院聯手通過了「2017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for Fiscal Year 2017),讓美國與台灣的軍事交流得以正式列入法案,奠立了雙邊軍事交流制度化的基石。
 
因此,最近美國國會友台的和反中國大陸的議員正在討論,在下一個財政年度的「國防授權法案」,明確規定美國軍艦可以例行性的停靠台灣任何港口,而美國太平洋司令部(U.S. Pacific Command)也可接受台灣方面提出的進港要求。
 
有美國重要媒體報導,川普政府的態度基本上也是如此。目前未見川普政府較為明確的回應。
 
美國自1980年1月1日與中共建交並主動廢止與中華民國政府的「中美共同防禦協定」(Mutual Defense Treaty between the U.S.A. and the R.O.C.)後,再也沒有任何軍艦駛入台灣的港口。
 
目前較確知的是,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在6月下旬已經高票通過前述軍艦靠港的草案,準備送全院院會討論。另外,還要等美國眾議院的法案文字出爐,參、眾兩院協調通過共同的法案內容,由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J. Trump)簽署後才算數。
 
如果前述法案內容真的生效了,是不是美國對台軍事政策的重大轉折呢?
 
再加上6月28日美國行政部門宣布對台出售金額達14.2億美元的軍武,是不是更證明了美國對台軍事政策已產生重大轉折呢?
 
這樣說言之過早,因為美國國會兩院雖是美國共和黨主導,但真正的行政執行權力不在國會而是在白宮及其下屬的國務院、國防部等機關,如果川普政府仍是希望對中共政府採以和為貴、合則兩利的策略,行政部門仍然有一定的裁量權,可以虛應一應故事,不要在根本原則上傷了與中共政府的關係。
 
最近可觀察到,整體言之,本屆美國國會願意積極改善與台灣的政軍交流,但行政部門恐怕還有所保留。換言之,美國這個分權制衡的聯邦制國家,按照憲法,其外交政策由行政和國會分權;從實踐看來,往往是行政權占上風,國會多數時間會表示意見,但仍尊重或默許行政部門的做法。
 
至於美國對台軍售,從1979年1月1日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後,各式軍售在美國歷任總統之中從未停過,這次只是根據美國「台灣關係法」規定的例行性軍售,不足為奇。另外,這次宣布對台軍售的時間點,正好和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通過美艦停靠台灣港口的條文草案非常接近,應該是巧合而已。
 
可是,依川普這種將本求利、以利換利的「交易式」行事風格而言,仍不能排除川普政府會借力使力,拿著美國國會的共同意見及法律案內容和中共政府談判;例如要求北京多表現一些「誠意」,讓它可以行政裁量權去技術性的減少美國國會友台舉措的衝擊,如果北京「誠意」不足,就讓前述的法案內容一一實現,間接導致美國和中共之間「一中」認知的質變。
 
對於台灣而言,有美國的強力支持當然是好事一件,而且美國對台軍售可以成為台灣和中國大陸談判時的後盾,亦即雖不能幫助台灣成功瓦解人民解放軍的犯台作為,卻至少是政府與人民的信心來源之一。
 
當前台灣要注意的是,如何在極高度依賴美國、兩岸關係進入「冷對抗」的情況下,可以在夾縫中求生存,稍稍維持類似馬英九政府時期一點點的政策自主性,不致成為美國和中共任一方的談判籌碼呢?大哉問。

 
作者

黃奎博

美國馬里蘭大學政府與政治學系博士,現職為國立政治大學副教授,研究專長為衝突管理、公眾外交、美國外交決(政)策與東南亞政軍

相關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