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政策

台灣綠能轉型攏是假?

2017/07/04 by 高銘志
台灣綠能轉型攏是假?
今年4月14日,蔡英文總統出席「前瞻建設 風光大縣 彰化縣綠能發展暨建設計劃活動」,聽取綠能簡報。(照片來源:蔡英文Tsai Ing-wen臉書)

2016年民進黨新政府上台後,開啟了台灣這一年多來推動能源轉型的序章。蔡總統於去年五二0就職演說時,提到對於能源的選擇,揭示以「未來會以永續的觀念去逐步調整」及「未來將會在行政院設立專責的能源和減碳辦公室」之方向,並於2016年6月正式設立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後,施行了後續一系列之相關作為迄今。
 

曾有的希望:2009年再生能源發展條例

在這一年多來,新政府彷彿希望透過能源轉型這一個主題,強調過去馬前政府時期,綠能發展受限於國民黨擁核之意識形態,綠能發展阻礙重重。然而,實際綠能發展數據,卻呈現出陸域風機從2009年34.69萬 瓩,至2015年底政黨輪替前夕64.23萬瓩幾乎翻倍之發展;太陽光電之成長量更是驚人,從2011年之4.44萬瓩,成長至2015年底之66.85萬瓩之呈現等比級數倍增之情況。這一切均要歸功於2009年全國能源會議落幕後,馬前總統登高一呼,推動完成指標性的再生能源發展條例,導入德國饋網電價(feed-in tariff, FIT)機制,提供業者高度穩定的投資發展環境。

而這數字,或許可以更好,若沒有口口聲聲說支持綠能發展的在野黨民進黨的杯葛。重創台灣綠能轉型最大規模的反對再生能源運動,莫過於苗栗苑裡反風車事件,台灣陸域風力發電在該事件後,呈現出停滯成長之局面。而該事件,便是於2013年5月由民進黨立委林淑芬、吳宜臻陪同三芝、桃園新屋、苑裡居民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抗議英華威在全台設置風機時沒顧及噪音和工安問題。而針對風力發電所需之電力網,當時的在野黨之抗爭,也照樣不遺餘力。

2012年12月立委(目前之環保署長)李應元認為電纜是為引澎湖風電到台灣,是台電打著低碳旗幟行破壞環境之實,更是「拿錢填海」,並已爭取到民進黨團支持,將全力杯葛該計畫預算。更不用說,近年來成為媒體新寵兒的離岸風電,在馬前政府時期,履遭到民進黨立委管碧玲痛批中國船來禁制海域施工,嚴重挑戰國安,引清兵入關比喻之打壓。

民進黨在總統大選期間,屢屢提出「新能源政策白皮書」及「2025非核家園」等政策口號,如此一邊說跟綠能產業站在同一陣線,但卻另外一方面,打壓綠能產業發展的兩手策略,真的是讓人精神錯亂也。真不知該說是完美詮釋選前選後兩樣情的一場戲又或是真的挺綠能、反綠能傻傻分不清,反反覆覆捉摸不定?

更有趣的觀察是,過去幾年間的主要發展(特別是太陽光電),大多在綠色執政縣市。而馬前政府,似乎並未因為是綠色縣市,就不補貼,成為百萬陽光屋頂的例外。反觀,目前熱烈討論之前瞻基礎建設,卻呈現出這樣的藍綠縣市差別待遇,一來一往,真是反差甚大也。或許在民進黨的認定中,只有「綠色」執政的縣市才配得起「綠色」能源發展吧?
 

520後綠能角色髮夾彎:綠電阻礙者,變成綠電捍衛者

這般綠能阻礙者的角色,在去年完全執政後,角色丕變。除前述五二0就職演說外,便是行政院能源辦成立後,一系列之能源轉型的措施,儼然轉變成綠能捍衛者的角色。但真的是這樣嗎?綠能阻礙者,當真可以轉變這麼快?

吸引目光焦點的第一步,便是繼續將原本2015年經濟部已經調高之2030年的再生能源發電總裝置容量目標,擴大至17,250 MW之目標,繼續往上拉高,預計至2025年再生能源的總裝置容量,達27,423 MW,發電量為515億度。另一眾所周知的目標,便是在去年修電業法時,提出的50(天然氣發電)-30(燃煤發電)-20(再生能源發電)之2025年目標。這兩大目標幾乎在過去一年間,攻佔各政府網站與各大媒體之版面。然而台面下的產官學研各界都知道,目前再生能源發電佔比,經過數十年的累積,甚至包括大量的水力發電,也才約5%左右,如何能在不到八年的時光,倍增再倍增?目標根本不可能達成,只是「不可說的秘密」也!

喊價喊的那麼高,那有什麼措施、什麼牛肉,可以比馬前總統的饋網電價(feed in tariff)制度更厲害,更能加速推動再生能源發展呢?為實現前述目標,整合型綠能發展規劃相當重要。於是乎,新政府在短短一年多期間,端出各項令人眼花繚亂的計畫,包括:風力發電四年推動計畫太陽光電2年推動計畫(105年7月~107年6月)、能源發展綱領(中華民國 106 年 4 月修正)等。甚至近來引發重大討論之「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亦將綠能納入。而現在正展開全民公眾諮詢討論的「能源轉型白皮書」,亦是當前政府所謂之「綠能牛肉」。

但在這些計畫規劃內,洋洋灑灑天花亂墜的目標、發展量、發展區塊等,到底能否具體實現,若以德國能源轉型政策與規劃之經驗,取決於是否有相關的配套能源「法律」加以處理。而以台灣過去的發展經驗,也看出,縱使政府有再多的規劃(如,扁政府內之非核家園具體行動方案、馬政府內之永續能源發展綱領等),若沒有2009年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之推動,肯定無法扮演臨門一腳的重要角色。故本文將進一步來看看,到底新政府下推動了什麼可與2009年再生能源發展條例相比擬的重量級法案或制度?
 

新政府上台後的措施在哪裡?

新政府急於突破再生能源發展條例此一馬總統推動綠能標竿(或障礙),於去年十月的第一次執政協調會議上,由非能源專業的蔡總統,提出了全球首見、罕見之「綠電先行」之電業法修法方向,並大灑錢, 拍攝眾多廣告,大張旗鼓宣揚「能源轉型正義」、「電業改革、能源轉型許一個更好的能源未來」、「讓電業自由就是支持能源轉型正義」、「支持電業改革、實現能源轉型」之觀念。

而在這一系列的廣告及懶人包當中,我們到底看到了什麼政府推動綠能的新標竿?我們似乎只有發現政府假借綠能無上限扯謊,開創了詐騙的「新境界」!

政府在與蘋果日報製作之「綠能卡在哪?原來我們的電業法已經超過50年!」廣告當中,惡意地將台電比喻為當時颱風後菜價大漲後的市場上收購蔬菜的大盤商,而將所有再生能源設施裝設者比喻為被剝削的小菜農,並宣稱也因為這種情況,讓小菜農不願意多種菜。

這種本質上背離目前再生能源發展條例饋網電價制度下之說法,並污名化德國舉世聞名之饋網電價制度,真的是讓人不敢領教,也讓人不得不禁讚嘆,新政府對未來綠能發展的視野及造詣之高,連德國成功促成能源轉型的作法都望塵莫及。若自由市場上當真有這樣願意以無條件全額保價、高價收購的大盤商,難道小菜農真的被剝削,而不願多種菜?反而台電被要求高價收購後,又不能漲電價,才是真正被剝削者也。

而在「電業法修正草案-禮物篇」廣告當中,更是看到政府顛覆基本經濟學的思考。廣告彷彿想要說明,在未來新政府想要推動的是,假若一個社區種電之後,使用後若是有剩餘電力,便可以賣給其他社區的一種新商業模式,且這是比當前FIT制度,更賺錢的商業模式。但實際上,社區種電,到底是否可以有餘電,就是一個有趣問題。更不用說,將比較貴的電,賣給隔壁社區,當真是一種敦親「睦鄰」的方式?更重要的是,賣給隔壁社區,真的可以比賣給台電的價格更高?你跑去市場上賣四塊五塊的綠電,真的會有很多人搶著買?

在所有廣告當中,大家或許沒有注意到,其選擇不解釋為何當前已經有這麼多再生能源發電設施在市場上,並保持「沈默」,彷彿既有台灣海岸線上的一堆風機,都是新政府後,由石頭裡面繃出來一樣。為了大賣特賣新政府的「電業法修正草案」,這些廣告隻字未提真正的綠電大補丸,馬前總統的偉大政績─再生能源發展條例。因為電業法修正草案一旦站在巨大的再生能源發展條例身邊,馬上都會顯的相當渺小。理應當站在再生能源發展條例這個巨人肩膀上的電業法修正案,在經過新政府運籌帷幄的操作下,成為了巨人腳邊一株新發芽的幼苗。

當然綠能產業也不是這麼好騙,亦非省油的燈。在推動電業法修法的過程,也一再表示反對及相關的疑慮。而相較於馬前總統推動再生能源發展條例時,全體再生能源產業歡欣鼓舞、全力支持的氣氛。民進黨新政府在推電業法時,面對再生能源產業與NGO的反對,卻硬要他們吃下來,霸王硬上弓,要大家接受,要他們感受政府對他們的好。這樣的恐怖情人,真的也是令人不寒而慄。

 

從綠電先行到綠電「不」行的電業法

新電業法,其實在相關概念提出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了失敗的命運,即使現在政府還在持續化妝中。

全世界各國在推動綠能與自由化的過程當中,之所以會採取「灰電先行」,多是考慮灰電在市場競爭力與優勢;相較而言,針對綠電,多是創造特殊的管制市場,以避免任意將綠電(特別是相對高價的綠電,如太陽光電)放到自由競爭市場上,將造成其自由,但也自生自滅的效果。若以德國經驗,其雖然導入直接銷售市場機制,但費率上,也有某些保障措施。德國推了這麼久,電價這麼高,都還不行,台灣政府卻自以為比德國人還行,是無知,還是自大?

這整件事情,從頭到尾,就是一場政治鬧劇。近來敝人訪視業者與參與外商的國際再生能源會議中,業者多未或簡單帶過電業法,而多將投資安定性之重點,聚焦在饋網電價制度所提供的廣大投資安定性誘因。新政府彷彿是處在一個法制的平行時空,不知道真正讓綠電「先」行、「可」行的饋網電價制度,已經存在台灣已久。

更不用說,綠電先行電業法之概念,反而是一種叫綠電不會走路,就要會飛的概念。敝人觀察歐洲很多綠電公司之歷史發展,發現到歐洲的綠電公司,在自由化初期所銷售的綠電成分,可能較低,但隨著自由化的深化後,逐步提高,一開始就號稱百分之百的綠電公司非常少。道理很簡單,民眾之所以願意換到新的售電業,穩定與合理的價格方案非常重要,這是人性。但台灣新電業法,就是荒唐地,「鼓勵」綠電公司一步到位到「百分之百綠電」;並違反人性地,叫消費者要接受環保貴電。

另外,還有很多修法半套的情況,如近來彰化與雲林縣政府談的沸沸揚揚的地方能源公司。即便在修法過程當中,敝人一再強調在電業法或再生能源發展條例沒有配套修正,沒有辦法導入「再生能源售電業」,但最後並未被採納。那這樣會導致什麼結果?這些地方能源公司,就算能夠依據電業法申請並設立,恐怕也將成為「買空賣空」的售電公司。

整部電業法,浪費了這麼多社會資源,到底換來了什麼真正重要的實質改變?其實根本就不是在大量的「自由化」相關條文,而是在整部法案尾巴的2025核電停止運轉條款:「核能發電設備應於中華民國一百十四年以前,全部停止運轉。」目前主流的解讀,這一條就是2025非核家園的體現。核電停止後,所釋出來的大量替代核電的電力的廣大商機,就等於再生能源的商機,也讓很多再生能源產業歡欣鼓舞。

但很遺憾,若以目前法條文字,並不足以稱為「非核家園」(故本文姑且僅將其稱為核電停止運轉)。核電並不當然如期除役,僅有如期停轉而已。替代核能的電力,到底是來自於再生能源?還是其他火電?是有討論的空間的。甚至,最終於2025年是否又比照近期發展,修法解套,將核電「併聯發電」,也都不是不可排除的發展方向。

新電業法到底帶來了什麼樣的新氣象?目前似乎只看到,為了因應電業法的施行,產官學研各界開不完的會,討論電業法相關子法。但產業界多也反應,其實不會走綠電先行的方向,那開會的意義與目的是什麼?到底為何而開?大家心中就是滿滿的疑問。就算爭取到輸配電打一折之優惠,業者的反應也依然固守原本之二十年躉購合約。新政府宣稱五十年最偉大改變的電業法,對產業界而言只不過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之雞肋而已。
 

國家再生能源憑證中心,是綠能強心針?

在修電業法的過程當中,政府一直接或間接恐嚇台灣老百姓,若我們不這樣做,Google就買不到綠電,台灣廠商也沒有辦法維持在蘋果供應鏈內了,此將重創台灣資訊通訊科技產業與經濟甚大。但今年初新電業法修法過了之後,Google卻馬上跑出來打臉,台灣電業法下的綠電,不符合Google的需求。

原因其實很簡單。在目前電業法下允許賣入市場的綠電,多是2009年再生能源發展條例後才開發之綠電,成本較高,此種「貴電」先行之結果,當然Google不願意買。背後更重要的原因是,政府在修電業法時,因重大疏忽,並未納入Google希望的「電力來源憑證」制度。這兩個因素,讓政府今年的推動重點,轉向為再生能源憑證中心之設置,其籌備處,並於4月21日掛牌,並迄今(至6月30日)發出約2544張憑證。

這樣看似偉大的成就,卻在中國國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根據《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 國家能源局關於試行可再生能源綠色電力證書核發及自願認購交易制度的通知》之要求發證,並於7月1日正式展開綠證自願認購交易之測試中國綠證認購平台後,相形見拙。特別是看到中國一上路後,交易同步啟動,於7月3日(上午十一點),已有569名認購者及847張認證之認購量。

台灣是否有可能後來居上,取決於台灣政府當前之規劃。但若以現階段之規劃,最大隱憂無非在於,因目前規劃下再生能源憑證在大多數模式下綁著電業法之貴綠電先行(電證合一)之結果,恐怕無法刺激交易之活絡,亦即很多單位或許因免費而取得憑證,但實際上「無意願」或「法律上不准」於市場上交易。例如:目前台電風力機,佔了發證量的大宗,但實際上受限於電業法及公用售電業電力排放係數之限制,幾無交易之可能性。另外,可以適用電證分離的自用發電設備,除克服其意願問題外,也面臨目前法律並無規範憑證交易之困境,也將引發交易適法性之隱憂。

伸頭一刀,縮頭一刀,證明了規劃倉促的國家再生能源憑證中心,不可能成為綠電推動的強心針,連當作營養劑都有疑問。當然Google也以自己行動,繼續打臉政府,其今年度的綠電目標,早就買足,根本不需要在台灣購買。

 

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修法,遙遙無期

這些年來推動再生能源發展主力,也遭遇到年久失修,需要因應當前客觀推動環境檢討的情況。敝人從去年開始,就一再主張,要推動綠能,最重要的是要修改再生能源發展條例,將近來推動計畫所面臨的困境,如黃金廊道的饋線不足等,一律納入法律內處理。這種建議,就是呼應德國在能源轉型過程當中,每隔三四年一修再修可再生能源法之情況。(2000、2004、2009、2012、2014、2017),可再生能源法,可說是德國能源轉型過程中,修改做多次的法案,也可以體現其重要性。

但很遺憾地,新政府在近來的臨時會,卻是再度又處理跟綠能發展相對比較間接,且金額有限之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下之綠能建設規劃。就算退萬步言,至少也要因應新電業法,做單純配套之修正。否則,再生能源售電業之商業模式根本動不起來。但就連這種簡易的配套修法,政府都不願意做,實在不得不讓人質疑其聲稱推動綠能的決心!

 

配合打假球的能源局版及陳曼麗版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修正草案?

政府在去年五二0後,也「悄悄地」啟動了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修法之程序,且於去年電業法在立法院爭執地沸沸揚揚時,「悄悄地」「未對外大聲張揚地」在能源局網站公告二個月後,僅有四個單位提供相關法律意見後,完成了新政府上台後的新法案草案公告程序之要求。

整個過程,也讓人看到,政府在面對推動綠能很不重要的電業法,敲鑼打鼓,但卻倉促到不給全民兩個月的討論的期間。另一方面,面對推動綠能非常關鍵的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修法,卻是寂靜無聲地不宣傳、沒有主動溝通下,低調度過二個月的公告周知60日的期間。無論如何,都可以看到違背其溝通、溝通、再溝通之一貫立場。

能源局版修正草案,僅小規模的修改,甚至一大部分,都在處理既有再生能源發展基金金流的問題,實際上對於再生能源促進最相關的電網及投資安定性的實質部分,並沒有甚多著墨,甚為可惜。也無怪乎,在今年四月邀請再生能源業者之內部討論會上,飽受業者批評。

民進黨陳曼麗等委員,也在今年三月提出再生能源發展條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基本上,該草案也是在既有能源局版的基礎下,做微幅的調整,並新增農、漁村及原住民社區發展再生能源獎勵機制、家用再生能源電力回饋獎勵機制,及鼓勵公民參與設置電廠等軟性規範。這些規範,並無法提供業者雪中送炭之效。顯然又是重蹈電業法之覆轍,只顧形式而忽略實質的虛晃一招。

 

綠能業者苦不堪言:更多的勞力、時間、費用

原本綠能業者期待,一直將綠能掛在嘴邊的「綠色」政府,能夠對綠能做更多的事情。原本的環保NGO運動人士,進入行政院能源辦以及一堆委員會後,可以真正讓政府推動對綠能有助益之作為,但業者感受到的是什麼?

首先,以未來能源轉型主力的離岸風電而言,業者與外商看到什麼?在馬政府時期所沒有的漁業補償、促協金,但在這新政府執政一兩年,通通都引進了,加到業者身上,反而對開發商的負擔更加沈重了。綠能優先之口號,反而諷刺地變成綠能先「宰」,更多的計畫開發成本了!

而業者主張的綠能融資方案,規劃也相當牛步。如,從去年九月經濟部李部長就提出的綠色金融之規劃,參考了一堆先進國家之案例,如德國復興銀行(Kfw)的綠能融資,但努力之方向,卻是一直原地踏步在整合民間資金或者公股銀行,遲遲不發展真正的公部門銀行之政策性融資與信保機制。甚至去年三月發展的新聞,與今年三月找到的再生能源融資相關的新聞,內容幾乎一模一樣。

也無怪乎,彭博也認為,目前政府當前的規劃,對於達成2025綠能目標,可說是遙不可及。最致命的一點,便是投融資的阻礙。而近來政府一方面又聲稱,已經多管其發,但若已成效如此卓著,何需在又在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綠能建設內,處理投融資之議題,豈非自相矛盾?

當然若金錢可以解決問題,對很多業者來說,還是小事。但我們看到在各種再生能源開發,反遭遇到更多的困境與刁難。如,以前在馬政府時代,可以快速通過的光電開發案件,現在中央跟地方分工,審一樣的東西,更久了。近來業者也抱怨,地面型光電的開發案,推動進度緩慢。更雪上加霜者,便是針對目前在優良農地種電所引發之眾多爭議。而同樣面對可能有違法之狀態的農地違章工廠,採取就地合法的處理方式;但面對農地種電之可能違法情事,卻是採取拆除等強硬手段。

又如,都已經合法設置許久,在鹿港工業區照道理環境影響考量較低之陸域風機,也面臨拆除的局面。甚至,因為相關輸配電設施無法配合,恐全面性地,造成各種再生能源發展之浩劫。雖然經濟部能源局也刊登澄清啟示,持續主張「絕無外界所說政策轉變之情事」、「避免因外界不實資訊而衍生誤解。」等用語。而近來離岸風電在環境影響評估程序當中,面對要處理與環境無關之漁業補償之刁難,可說更是火上加油。

 

自導自演打綠能、救綠能的戲碼?

撇開近月來,國民黨監察委員介入農地種電,及藍委批農地種電「齊柏林看見台灣貼滿狗皮膏藥會哭」之新聞不論,在大多數時候,綠營內部同時扮演綠能戕害者與救贖者之角色,讓人看得摸不著頭緒。

在針對農地種電之議題上,長久以來眾多民進黨政府及民進黨立委之關切與質詢,已經不是新鮮事。即便到了新政府能源轉型時期,依舊沒有停歇。如新政府下農委會近來對農地種電之態度;民進黨立委管碧玲反對在澄清湖設置光電;綠委蔡培慧,主張農業綠能不應搶奪完整農地。而近來,則是陳曼麗委員介入協調工作。此種「民進黨VS民進黨」、「網內互打」、「黨內互打」的狀況,屢見不鮮!實在很難讓人感受到新政府推動再生能源發展之誠意。

而在推動綠能,比較積極的官員,似乎反而沒有遭遇到應有的對待。如,長年推動綠能、種電相當積極的曹啟鴻,不幸淪為第一波內閣小改組的名單。而向來推動綠能非常努力之彰化縣政府,竟然諷刺地,在前瞻基礎建設當中,並沒有得到應有之重視。
 

永遠停留在明天會更好,無視綠能產業哀嚎

在過去一年餘,我們到底看到政府的能源轉型基調是什麼?簡單歸納一句,就是:「明天會更好」。一直都期許業者要有耐心,要等明天,春天即將來臨!

新政府真是一個演技精湛的演員,演出這場綠能發展大戲,其中台詞詮釋最精準的就是那個「咦?」字。上台後,在台上畫了一個很大的靶、很厲害的目標後,開始了他的演出。

「咦?好像缺了點新法?」然後就掏出一個不怎麼樣的電業法。「咦?是不是缺了個憑證?」然後就拿出了一片金光閃閃的牌子,上面寫著「國家再生能源憑證中心」,像個獎狀似的掛在牆上以示觀眾。「咦?不對不對,我是不是還缺了點錢?」然後就聚集了一群劇團的老演員、新演員一同撰寫了一部觀眾必須買帳的全新原創劇本,名為:「前瞻基礎建設─綠能建設」。

但繞了一大圈,新戲演完了,綠能發展仍然踟躕不前,演員也只好繼續「咦?是不是缺了台灣能源轉型白皮書?」、「咦?是不是缺了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修法?」

綠能發展彷彿是一場永遠不會落幕的歹戲,永遠都處在「咦?缺一個甚麼」的狀態…。我們只看到政府一而再、再而三的花大筆錢,投入各種能源轉型議題的規劃案,但實際上對於落實綠能設施,助益相當有限。
 

民進黨已無可期待

中央法規的牛步化,不是只有產業看到而已,近來連民進黨的執政縣市(彰化)也看到了。近來彰化縣政府與美國CRS合作推動綠電認證簽約儀式會上,也打算繞過目前經濟部標檢局的閉門造車,不知道如何交易,以及何時會進入交易階段的「台灣再生能源憑證(T-REC)」,直接引進可與世界直接接軌之北美最大可再生能源產品認證Green-e綠電憑證。若連民進黨地方政府,都對於民進黨執政的中央政府的規劃,有如此大的失望。大家還會對於今年暑假即將展開的能源轉型討論、前瞻基礎建設,有任何的期待嗎?
 

國民黨責無旁貸

長久以來,民進黨將國民黨抹成擁核政黨,並將台電抹黑成黨國體制下的綠能迫害者之形象。但實際上,馬前總統主導之2009年再生能源發展條例通過後,可說造就了台灣再生能源發展之榮景與黃金時期,此一功能不能輕易抹殺!而在此之下,台電甚至在電價無法轉嫁再生能源發電成本之情況下,仍舊在條例施行後之數年(直到新電價公式上路前),持續扮演優惠價格扶植再生能源發展之主力,功不可沒。

在歷經新政府多次被指謫能源政策髮夾彎之狀況,特別是近來多部核電機組迅速重啟之情況,其實也更證明了,核電、火電,與其指謫其是某一「政黨」的好朋友,倒不如說是,「台灣電力系統」的好朋友。

在此一台灣缺電時節,各種電源開發或多或少,均對台灣解除缺電危機,有所幫助。建議國民黨立法委員,重拾2009年以來成為台灣綠能主要推動政黨之榮耀,重新取得能源轉型議題之發言權,提出真正可實質有效促進能源轉型的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修法。並讓台灣人民與台灣再生能源產業重新意識到,原來國民黨才是台灣能源轉型的真正領頭羊!
 
謝詞:感謝這幾年來,與我討論再生能源法制相關主題的產官學研各界能源專家,讓我對政策規劃與產業發展嚴重脫節的現象,有深刻的瞭解。
作者

高銘志

國立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副教授,比利時天主教荷語魯汶大學能源法學博士。專攻能源環境法學,致力喚醒台灣官僚體制及產業,對能源「法律」在能源決策過程重要性之認知。編有《再生能源政策與法律概論》等國內外能源法專書。

相關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