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關係

還有多少劉曉波?

2017/07/14 by 廖元豪
還有多少劉曉波?
中國大陸瀋陽市司法局網站首頁7月13日晚間發佈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先生死訊。(照片來源:擷取瀋陽市司法局網站)


保外就醫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證實已在昨日病逝。心情沈重之餘,找出我2011年在他被判刑後所寫的「我們還能期待中國什麼」,赫然發現居然這篇6年前的文章,在今日幾乎仍可適用。我對劉曉波以及他背後代表的意義,在觀感上沒有任何改變,只是看到現在的發展,感到更感嘆,甚至是痛苦。

中國大陸的經濟與科技已經大幅成長,但在民主、法治、自由方面,與6年前卻幾乎沒有差別!如果你是一個真正關心「中華民族」發展、關心全體「中國人」的人,在讚嘆中國大陸驚人「進步」的同時,又怎能不憂心中國大陸這方面的「落伍」?

筆者不願意如某些總是唱衰中國的人,一看到民運人士「出事」就見獵心喜貓哭耗子。但作為一個關切兩岸人民,期待民主法治能在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充分落實的知識份子,更不希望看到一個個「劉曉波」前仆後繼,不僅讓敵視中國的人看笑話,也不斷打破百年來中國知識份子追求現代民主法治的夢想。

近年來的台灣,在「反中vs.親中」的二分法下,造成了兩種極端的人。一種是表面關懷民運或維權人士,但其實是拿這些當咒罵中共的籌碼,證明自己「仇中有理」的人物。另一種極端,則是不僅認為中共樣樣好,甚至撈中共的好處回台灣來驕其妻妾,言詞上還不時鄙視我們應該認真維護的民主自由。這兩種人雖然站在統獨意識型態的兩端,但他們卻有兩大共同點:

第一,他們都不真心關切中國大陸的民主法治。前者是巴不得天天有中國「不民主」的事件可以拿來說嘴;後者則是只想取悅中共,所以不想說中共不愛聽的話—即使「依憲治國」也已經是中共當前的基本方向,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同樣保障法治與各種公民自由。

第二,他們其實在台灣也踐踏民主法治。前者只保障自己人的言論思想自由,只有自己是「人民」,而把不同意見的人用拒馬隔開,用羞辱的言論咒罵,甚至當成恐怖份子來對待。後者,則是由於對「獨派」的厭惡,卻一併鄙視台灣最值得珍視的民主自由—殊不知,這些不受主流歡迎的「紅統」,其實也是因為這部民主憲法而受保障的。

讓我們看看劉曉波的待遇,就知道台灣的民主憲政有多麼珍貴。我們的自由會有些亂流,有些插曲。但我們不用害怕國家機器用對付劉曉波的粗暴方法來對付人民。不要鄙視這難得的成果,這也是無數的「台灣劉曉波」拼來的。

不管您的統獨立場如何,都應該了解:台灣民主很珍貴,但台灣無法獨善其身;唯有中國大陸能落實最起碼的憲政、法治、民主,台灣才能安全幸福。但那些滿口「親中愛台」,實際上對中華民族、中華文化毫無關懷,連「兩岸同胞一家親」都說不出口的政客,那個「親」根本是假惺惺,完全無法化解敵意。另一方面,也只有當對岸的同胞都不會因為單純的意見而遭罰,再也沒有第二、第三個劉曉波時,台灣人民才不會害怕統一。

台灣有過許多政治受難者,他們的犧牲帶來的是免於恐懼政府暴力的台灣。相信劉曉波畢生,也夢想著讓一個13億人都能免於「變成劉曉波」的恐懼。他的夢,也是百年來中華民族的夢,何時能實現?

 
廖元豪
作者

廖元豪

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研究專長為憲法、行政法、反歧視法、移民法、美國公法。曾獲選中央社2006年「台灣十大潛力人物」,並兼任多處政府機關之人權保障諮詢委員。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