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正義

沒有普世價值,不算真正解嚴

2017/07/17 by 左正東
沒有普世價值,不算真正解嚴
中華民國總統府。(照片來源:中華民國總統府網站)


上週六是解嚴30周年,蔡總統以黨外運動人士推動的519綠色行動為例,呼籲把解嚴的目光放在人民身上。的確,黨外運動前仆後繼的反抗,撼動威權政體的控制,提高社會對自由的渴望,也是目前台灣對戒嚴時代民主化運動的主要敘事。但是,戒嚴時期的反抗運動不只有黨外運動。事實上,戒嚴時代赴大陸經商的台商和探親的老兵,突破當時政府對兩岸交流的阻絕,挑戰戒嚴體制的合法性,同樣應該紀念。

解嚴以前,政府禁止兩岸經貿往來,也不許可兩岸間的人民往來,1949年從大陸來台的軍人軍眷,在戒嚴時期禁止與家鄉通訊,更不能返鄉探親。1979年後,大陸改革開放後。雖然,兩岸轉口貿易因此展開,但法律上仍然禁止。很多中小企業,在台幣升值及國內各項成本升高的壓力下,冒著違法的危險前往大陸投資。同樣的,當時大陸開放台灣同胞返鄉,但戒嚴體制對兩岸人民往來的限制仍未解除,處於社會底層的退休老兵,受限物質條件且資訊不足,無法如少數經濟寬裕者通過第三地返鄉探親,這是「老兵返鄉探親運動」興起的原因。

無論是到大陸經商或探親,其根本動力是對自由的渴望。在戒嚴時代,大陸是匪區,任何的接觸都可能付出沉重的法律代價絕對不能夠接觸。因此,去賺錢與去探親成為一種對威權政體的反抗。而解嚴後開放大陸探親和到大陸投資,是以政府的行動來宣示,那個以冷戰之名,戒嚴之形壓抑人性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在新的時代裡,偉大的政治目標,無論台灣獨立,是中國統一,還是任何要建立新天新地的計畫,都不能再作為扭曲市場的藉口,更不應該以個人自由為代價,以家庭人倫為祭品。

自由貿易的核心精神是尊重人有選擇的自由。而且,隨著貿易的腳步,人的自由移動也不可避免。對於國界內外的人,無論其國籍認同,都有一顆追求自由的靈魂,需要被尊重,也能夠從被尊重中學習尊重他人。這是最根本的普世價值。今天,雖然兩岸經貿管制大幅減少,人員流動大量增加,但是,戒嚴的幽靈,仍然在台灣的天空徘徊,禁錮我們的心靈。所以,為我們賺進大量貿易順差的大陸台商,仍然在社會的有色眼鏡下,在台灣的陸客和陸生,依然面對各式的懷疑,我們對於解除兩岸經貿管制,在邁向符合WTO規範的最後一哩路上,就是跨不過去。如何揮別戒嚴的幽靈,讓兩岸經貿關係,不但符合國際規則,也能彰顯我們對普世價值的堅持,這是解嚴的未竟之功。

戒嚴時代,黨外運動常引用南宋詩人楊萬里的「桂源鋪」:萬山不許一溪奔,攬得溪聲日夜喧。到得前頭山腳盡,堂堂溪水出前村。黨外運動英雄為台灣民主犧牲奮鬥,台灣人應該記得。但是,正如這首詩所說的,萬山不許一溪奔,對戒嚴時代的記憶,不能只留下黨外運動,當時其他的反抗運動,不該被當作用過的抹布,丟在晦暗的角落任人踐踏,應該給予他們應有的尊敬。若是允許萬溪齊發,欣賞溪聲喧鬧,到前頭山盡,中華民國的民主必如溪水,不但堂堂出前村,還能蔚成江河之勢,引領全球華人社會。

(本文部分內容,曾以口頭發表於七月十五日在「筆震論壇」舉辦之「戒嚴三十:台灣邁向民主開放」座談會)
 
 

 
左正東
作者

左正東

丹佛大學國際研究博士
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