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事務

川普政府的教訓—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2017/08/01 by 廖元豪
川普政府的教訓—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美國總統川普本來就是個狂言無忌,無視一切規範的人。但還是有很多人對美國憲政體制有信心,認為不管多糟糕的人當總統,憲法的權力分力制衡機制,總可以綁得住他,不致太過濫權。然從最近川普對待司法部部長、特別檢察官,甚至考慮「特赦」自己與家人的事,真讓人嘆為觀止,同時也對憲法能否綁住這超級狂人而擔憂。

事件的開端,是川普與其家人、親信,涉嫌在大選期間與俄羅斯方面密謀惡整民主黨候選人柯琳頓,司法部因此進行犯罪調查。然而就在這個關頭,川普把聯邦調查局局長柯米給免職了。表面上的理由是柯米在大選時對柯琳頓「郵件門」的事件處理不當;但據柯米所述,真正的原因是柯米拒絕向川普個人效忠,而且川普還要求聯邦調查局別為俄羅斯門事件繼續進行調查。

對川普非常忠誠的司法部部長賽辛斯認為自己與此案有利害關係,因此自請迴避,由司法部次長羅森斯廷接管本案。羅森斯廷遂依法任命了一位特別檢察官穆勒。穆勒一方面負責調查「俄羅斯門」,同時也調查川普免職柯米是否意圖阻礙有關自己的犯罪調查,涉及「妨害司法公正」。

川普氣得跳腳,在推特上三番兩次開罵。然而,在此我們可以看到美國法治基礎的紮實:司法部部長賽辛斯是美國總統隨時任免的政務官,又是川普的鐵桿支持者。不過,賽辛斯沒有赤裸裸地袒護,更沒有阻擋對他頂頭上司的調查。他選擇迴避。而總統雖然有刑事豁免權,又是最高行政首長,但只因為他「可能」對調查局局長說「別查了」,司法部次長就逕行任命特別檢察官,來調查那位可以隨時免職自己的大老闆,是否涉及「妨害司法」。面對這位美國百年來最目無法紀的總統,他們都還是依法辦案。

當年的尼克森總統,面對過類似的情況:司法部居然敢任命獨立的特別檢察官來調查總統,於是尼克森迅速地免職了司法部部長次長,以及特別檢察官。這次的事件被稱為「午夜大屠殺」(Saturday Night Massacre )。尼克森因此惡名昭彰,失去許多政治支持。而後來新任命的特別檢察官,還是不懼壓力,繼續調查。最後尼克森雖因豁免權而未被起訴,可是國會看到檢察官所呈送的資料證據,醞釀彈劾。尼克森自行辭職。這個事件,凸顯了一個重要的原則:法治國家與憲法上的權力分立,不只是靠著法律條文的規定,更要靠著政治人物、執法官員,與司法人員的謹守自持,堅持立場,才能夠維護。美國有這樣的傳統,所以即使遇上惡霸的尼克森,法治的原則還是守住了。

有了尼克森的前例,川普應該會節制一點了吧?看來未必。面對「涉己」的司法調查,傲慢的總統之前先是免職調查局局長,然後說也許會考慮免職特別檢察官。最近的新發展,則是他咒罵司法部部長,批評他居然「迴避」,還說「早知道當初就不任命他」。甚至放風聲說要在參議院休會期間搞「休會任命」,跳過參議院自己任命個新人來替代賽辛斯。也就是說,川普公開指摘這位共和黨內最早挺他的人物,面臨危機時對他不夠呵護,不夠忠誠。在他的眼裡,司法部部長不是執法者,不是執行司法功能的官員,而是他的狗。

至於川普自己與其兒子、親信所涉及的「俄羅斯門」,看來案情一直在上升中。川普的因應居然先是考慮再玩一次午夜大屠殺,把這些人都攆走;另一個備案更是空前絕後—研擬運用特赦權來赦免兒子與自己。總統自己特赦自己?你能想像天下有這樣不要臉的人嗎?這連說都不能說啊,連尼克森都說不出口(尼克森麾下的司法部還曾經發佈研究意見直指「總統特赦總統自己」是無效的)的事,他居然能這樣做?

如果川普真的這樣幹,法律上會怎樣呢?

就「午夜大屠殺」事件,川普絕對有權這樣做。人不要臉天下無敵,他真的連環開除一堆人的話,想必會製造新一波前仆後繼的法律人去「捍衛法治」。要知道,被川普總統開除,可是法律人夢寐以求的榮耀呢—被川普這樣免職,名聲大噪,日後執業更賺錢。

就「特赦自己」來說,雖然多數人都認為法所不許,但川普若真的發佈了特赦令,到底有沒有效力?這恐怕會由聯邦最高法院來裁決。在這過程中,他又可以打泥巴戰,七拉八扯好一段時間,把法治弄得一塌糊塗。

看看美國,想想台灣。中華民國檢察官的身分保障,以及檢察權的「去政治化」,遠遠高過美國的檢察制度。但真正要能抵擋政治壓力,仍然是要依賴檢察官們堅持法治的德行。而美輪美奐的憲法分權制衡,也隨時可能因為有權者的耍賴而被摧毀。法治基礎與憲政信仰遠遠低於美國的台灣(想想王金平與柯建銘關說檢察官,我們的檢察官認為那只是「政治鬥爭」;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居然還發函關切貪瀆法官之假釋),豈可不深切儆醒?

 
廖元豪
作者

廖元豪

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研究專長為憲法、行政法、反歧視法、移民法、美國公法。曾獲選中央社2006年「台灣十大潛力人物」,並兼任多處政府機關之人權保障諮詢委員。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