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政治

從20年前的馬英九聲明,談馬英九的200多次不選台北市長…

2017/09/09 by 羅智強
從20年前的馬英九聲明,談馬英九的200多次不選台北市長…
台北市長柯文哲。(照片來源:柯文哲臉書專頁)


台北市長柯文哲,在被問到張善政是否會參選台北市長時,天外飛來一筆,指「馬英九也是說二百多次不選又選,讓台灣政治沒有誠信。」
 
馬英九沒有誠信?我想先從馬英九20年前的一篇聲明談起。
 
今晨英九向行政院連兼院長提出辭呈,即日起交卸政務委員一切公務。英九服務公職始於民國七十年,向以奉獻國家、人民為職志,十六年以來,有幸參與民主化、兩岸關係、肅貪查賄、反毒掃黑等重大改革之推動,深感政府與民眾如能攜手同心,必可展布除弊維新之宏圖嘉猷。可惜改革猶未成功,政治風氣已變;以權謀私,爭功諉過,改革阻力重重,人民積怨日深。尤其自去年以來,國內接續發生重大事件,社會為之震驚,民怨為之沸騰,近日乃有數萬民眾走上街頭抗議。英九忝為內閣之一員,對此發展深感痛心、無力,為表負責,乃決定辭去現職。
 
英九今後將以在野之身,參與社會改革與學術研究。台灣已是多元開放社會,民間活力充沛,改革本就不必全由政府主導。台灣的未來,乃至全中國的未來,最終還是要靠人民自己來決定。英九參與社會公益活動多年,深知民間力量之不可侮,也唯有回到民間,才可以重新找到學習的動力,與改革的方向。
 
英九對於各方愛護之意,深銘五內。有關是否參加明年台北市長選舉一事,年來確曾多所評估;來自基層各方熱切的鼓勵與期盼,確感盛情難卻。就過去一年來走訪基層所見,台北市應興應革之事並不在少。但若干政治情勢之演變,令人困惑,基層已有「為何而戰」的質疑。且既已決定脫離公職,加入民間社會政革,參選一事便不復考慮。對於來自基層民眾的支持,「一份心,一世情」,英九當永遠銘記在心,容圖後報。英九深信,服務人民,應該當仁不讓;擔任公職,卻非非誰不可。英九今後惟願奉獻一己心力,在各個領域與民眾共同奮鬥,再造公平、正義與安全的新社會。

 
這是馬英九在1997年5月8日辭去政務委員的聲明,其中一句「為何而戰」成為當時的熱門話題,但馬英九沒有想到的是,這聲明中的一句「參選一事便不復考慮」(翻譯一下,這句話的意思是,我曾考慮參選,但現在不考慮了),會一直延燒到20年後,仍成為柯文哲的話柄。
 
好的,我要進入正題了。
 
首先,200多次説不選,其實是一種誇張的説法,馬英九在1997年5月的那封辭職聲明發出後,確實多次說過不選,次數不是重點,重點是,從「參選一事便不復考慮」,到「決定參選」,馬英九算不算「毀諾」?
 
首先,那不是一個「競選承諾」,也不是「向選民的約定」,一個人要不要參選一個職位,本來就會有一段內心思考的過程。這是個人生涯的選擇思路,與「選舉的毀諾」或「選民的約定」無關。
 
這様講還不夠清楚,我再拿二個不選與退出政壇的例子,來看看,什麼叫「毀諾」?
 
眾所周知的故事,李登輝在和林洋港爭總統大位時,曾答應林洋港他之後不會再選總統,以「交換」林洋港當下的不杯葛,但後來李登輝打破承諾決定參選,這叫做對「林洋港」毀諾。又如謝長廷在2018選前,為了催票衝刺,打出悲情牌,宣布他「若總統大選失敗,就退出政壇」不同,那是對選民催票的承諾與約定,沒有做到,就叫毀諾。
 
換言之,選不選、退不退出政壇,這些「説法」或「想法」毀不毀諾,有一個主觀要件,一個客觀要件,前者是在説的當下,有無欺騙之意,這一點存於心中,不好判斷,例如,我認為李登輝對林洋港説不選的時候,就是擺明呼攏他,我認為謝長廷説要退出政壇,當下就是當騙票工具,也是説説的,但我不是李登輝、謝長廷,我不知他們心中在想什麼。
 
比較重要的是客觀要件,一個想法,一個説法,沒有拿去「交換」什麼,就是一個想法和説法,但當這個想法和説法,是為了「交換」什麼的時候,那就是一個諾言,沒有做到,就是毀諾,被責難也應該。
 
好的,請問,馬英九當時辭官、「不復考慮參選」,交換了什麼?他連政務委員都不做了,真要説交換了什麼,大概就是他想交換大家別再來問他的「清靜」。
 
例如,我也不是一開始就想選台北市長,但思路轉變後評估參選,那是我自己的生涯決定,講白一點就是,我、馬英九、張善政選不選台北市長?柯大市長,關你何事?你搞好你的台北市長比較重要吧。
 
好的,如果「圖個清靜」也算是想要交換的東西,就是要以「毀諾」責之,責難性也低於謝長廷2008年為了催票的「退出政壇」,以及李登輝為了安撫林洋港開不選芭樂票。
 
其實,真要說該被責備的跳票,六三三的目標沒達成,馬英九因此挨罵,反而沒什麼好抗辯的。因為那的確是選前的承諾,政見沒做到就是可被責難的,馬總統也因此道歉。但馬英九20年前的一句「不復考慮參選」,請問,礙著了誰?哪個人在思考生涯發展時,心思沒有變過?
 
然而,既然柯文哲認為一副「他最有誠信」的様子,我也整理了柯市長一系列的「政績」來討教一下:
 
先不説最指標的,從當選前自稱「墨綠」、「參加台獨活動撕中華民國身分證道具」,轉變喊出「我是中國人,我是台灣人」、「兩岸一家親」、「兩岸命運共同體」,這真的很有「誠信」。
 
選前,柯文哲喊出「4年2萬戶、8年5萬戶」的公宅目標,選後變成四年3453戶,八年9034戶。
 
選前,柯文哲嘲笑郝龍斌的路平專案,「笨蛋!問題在管理」;選後則說:「要減少馬路被挖的機會,就要將管線移到旁邊去(人行道),這是50年前沒想到的,城市建設還是要花時間。」
 
選前,柯文哲在《托幼政策白皮書》中提出,「建立公共保母制度,每月平均花費不超過8000元,提高公幼比至70%」,如今,台北市的公托還是要17,000元,比例也只有33%。
 
選前,柯文哲保證「南港瓶蓋工廠」、「嘉禾新村」全區保留;如今,這些文化資產部分已遭拆除。
 
還有,針對郝龍斌時代被解聘的教師蕭曉玲,柯市府說是不當解聘,發新聞要「撤銷解聘、補領薪水、安置復職」;如今,柯市府理解蕭曉玲的解聘案合法正當,把自己已發出的新聞稿吞下去。
 
當然也不得不談「五大弊案」,從選前的敲鑼打鼓,到選後從「五大弊案」變成「五大案」,再到在仲裁中屢屢敗訴,柯文哲好似已經忘了它們的存在。
 
以上是冰山一角,要找柯文哲跳票、無信的例子,那是信手拈來,不費吹灰,要找實現的承諾,反而比較困難。
 
所以,什麼叫做誠信,別人説誠信還有些説服力,反覆跳票成慣犯的柯文哲罵人沒誠信,就省省吧。

 

文章標籤:
柯文哲
羅智強
馬英九
羅智強
作者

羅智強

基隆碼頭工人之子,喜愛創作,新詩、散文、小說、評論皆有涉獵。著有《走出迷網:從網咖青年到總統智囊》、《琥珀色的夢境》、《法律人,你為什麼不爭氣》、《生命沒有過渡》等書。歷任中央社副社長、總統府發言人及副秘書長。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