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政治

【汪葛雷觀點】自認能執政到2036年,民進黨當然敢砍一例一休

2017/11/07 by 汪葛雷
【汪葛雷觀點】自認能執政到2036年,民進黨當然敢砍一例一休
行政院長賴清德。(照片來原:中華民國行政院臉書專頁)


上週,筆者撰文「令人想罵髒話的賴神版一例一休」批判民進黨的一例一休修法。現在除了企業主外,各類社會團體似乎也對修法負評居多。本週一例一休修法正式定案,民進黨果然如筆者預期的,依舊不改初衷,堅決對勞工苛刻。
 
儘管修改了原本僅需經「勞資會議」就可執行的14休4,改成要經中央主管機關及勞動部通過才得以實施。但大家都非三歲小孩了,知道我們的執政黨內裡是個「資進黨」,而交通部、經濟部等主管機關部會也都非常偏袒資方,勞動部更長期被酸為「資動部」,這些核可程序都將流於形式。
 
事實上,選民也都不笨,儘管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及勞動部循循善誘,狂講好話,試圖說服大家「是勞工想多加班」、「彈性不只給老闆也是給勞工的」、「不要把老闆都當成壞人」,但這些論調無論是在偏綠的三立新聞、、偏藍的聯合中時、立場在中間的風傳媒,與什麼都罵的蘋果日報,留言板上都被狂罵,報導者臉書更把大頭貼換成了蔡英文鼻子變長的Q版頭像,諷刺她食言而肥,背棄選前承諾。
 
然而,你知我知,擁有超過70席立委的民進黨根本不會鳥反對意見。至多大概就是把現行方案再放寬一點點,然後強行通過。賴清德不是林全,他與他的派系新潮流對付社運團體向來不手軟。為免夜長夢多,必定速戰速決,無視反對意見。大家面對現實吧,這是一定會通過的,這一屆立委還有兩年任期,一部分勞工注定是要開始「14休4」、「下班八小時後就得馬上上班」的辛酸歲月了。
 
到底我們可以做什麼?筆者常常問自己這個問題。以筆者來說,手中幸而還有一枝筆,可以發表一些言論,但其實也被當狗吠火車,說不落寞是騙人的。這也絕非我一人的感覺,但我們到底能作什麼?難道只能原地鬼打牆?仔細思考了一下,筆者認為最根本的作法只有一個:「充分利用國民黨的價值」。
 
前幾年談到國民黨,是人人罵,這一年多來談到國民黨,是人人笑,看起來就無比落魄。去年更是有許多聲音在說時代力量會取代國民黨,今年這種聲音少了,國民黨政黨支持度也回升到20%多一些,但它仍然是一個很被看輕的力量。
 
但筆者希望大家思考一個問題,民進黨最怕什麼?什麼樣的力量能讓民進黨屈服?很簡單,只有「敗選的可能」才可能讓民進黨改變行為。今天民進黨敢囂張,就是看不到敗選的可能。筆者曾有朋友參加陸委會活動,某位高官就囂張地無視行政中立,在那邊喊「民進黨至少可以執政到2036年」,沒錯啊,一個看不到對手的政黨有啥好怕的?
 
這時候一定有人喊「挺時代力量」,但這種想法是非常一廂情願的。首先時代力量全台都提名不出有勝選可能的縣市長參選人,選票單上就沒有時代力量可選,你要自己帶筆進去畫?
 
其次,時代力量根本是民進黨側翼,黃國昌選前就喊「理性監督」民進黨執政,態度極度客氣,選上後與徐永明等同僚成日監督在野黨,罵任何事都要扯上馬英九,不敢也不願罵現任總統與行政院長。
 
以黃國昌為例,他的立委根本就是民進黨禮讓才能當選的,只要2020年民進黨一不禮讓,他就99.99%要回家吃自己。至於選新北市長,你別說笑了,民進黨寧可輸給侯友宜也不想再養出一個柯文哲出來。時代力量注定只能扮演一個在低層次與民進黨搶地盤的政黨,不可能拿出當年佔領立法院,指著江宜樺鼻子罵的魄力的,給它選票註定要失望。
 
無論你認為國民黨是爛黨還是好黨,它都是唯一一個票夠多到有執政可能(至少還有3~4成),處心積慮想把民進黨趕下來,與民進黨毫無合作可能的政治勢力。為何民進黨2012~2016年那麼包容、那麼進步、那麼肯與社會各種賢達合作,與現在嘴臉差這麼多?不就是因為國民黨還很強,民進黨還有求於台灣底層社會?
 
你可能選擇了在先前的選舉讓國民黨全倒,現在可能繼續希望國民黨倒個徹底,這都是你的自由,但請做好政黨重組得花上5~10年甚至更久的心理準備,這過程中人民只能繼續看民進黨臉色。要說台灣人被藍綠兩大黨綁架了,或者是如此,但被兩大黨綁架,也比一黨徹底獨大好,不是?把選票從民進黨手上轉移到民進黨側翼手上,也沒比較高尚。
 
請大家把頭腦放聰明點,否則「至少執政到2036年」的預言,可能就要實現了。

 
 
汪葛雷
作者

汪葛雷

屏東人,國立成功大學畢業,現為網路媒體工作者。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