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事務

【陳一新觀點】川習會後的美中爭霸

2017/11/12 by 陳一新
【陳一新觀點】川習會後的美中爭霸
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這次川習會中相互推崇、讚揚對方國家國家的偉大。但是,作為世界兩大強國的首腦,他們也有高來高去的過招。

習近平在十九大後大權在握,習家軍與子弟兵全面進入中央,並位居要津,加上習思想列入中國共產黨黨章,超越江胡,比肩毛鄧,頗有君臨天下之氣勢。

面對習近平超高之威勢,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為了自己與日美安保聯盟,自然希望川普能在訪問北京期間氣勢上至少與習近平旗鼓相當。否則日本在世界經濟地位已經屈居第三,若是美國也給中國比了下去,後果將不堪設想。

因此,安倍甚至在川普訪問東京之前,就大力鼓吹菱形鑽石四國聯盟。雖然該聯盟倡議並非安倍首創,但是安倍倡議此一議題之熱中,在日本無出其右。

日本不僅是美國的鐵桿盟友,更是能與美國一搭一唱的哥倆好。在安倍的刻意安排下,川普在這次亞洲行遂正式推出他的菱形鑽石四國聯盟的構想,也是他亞洲政策的初步構想。

川普一推出菱形鑽石四國聯盟,就遭到美國政府前官員與智庫學者的冷嘲熱諷。曾擔任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處長、現為卡內基和平基金會副董事長包道格就說,「中國的一帶一路是已正式上路」是實,而「四國聯盟」是虛,距離成形尚早。也有的智庫學者表示,中國大陸羽翼已豐,現在只是爭取時間,鞏固戰略機遇期的成就,為下一階段挑戰世界霸主作準備。

的確,美國在十九世紀初擊敗世界首強英國後,整整等了一個世紀才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自然而然地成為世界霸主。因此,對中國來說,即使2025年或2030年可能在GDP超越美國,但仍可能需要等待至少相當長一段時期才能躍登世界霸主。

就美國而言,華府可能至少有一段蠻長的時間與北京競逐。透過外交、軍事、經濟的壓力,以及文化與科技的影響力,美國不僅可以與中國周旋,甚至可以想方設法減緩中國崛起的速度與幅度,或制約中國崛起後的角色扮演。此所以美國必須透過軍售日本F-35隱戰機與薩德飛彈防禦系統以強化這個鐵桿盟國的武力。

類似的軍售談判不僅存在於美韓與美澳之間,也可能存在於美印之間。因此,四國聯盟成型之前的先決條件就是其他三國必須向美國軍購,才能像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一樣武器標準化。

除了武器標準化之外,美日澳印四國必須將目前鬆散的美日澳與美日印兩個三邊海上聯合軍演擴大到陸海空三軍聯合軍演,並發展出聯合作戰準則,使四國聯盟成為一個有效的聯盟體系。

最重要的是,前述四國有必要將目前美日澳戰略對話與美日印安會議。對話整合為四邊戰略安全機制,並召開2+2外交對話,以加強聯盟合作。

此外,由於中國國在經濟上的快速攀升也可能威脅到前述四國的經濟發展;因此,四國也會透過集體的力量與中國進行經貿對話與談判,解決他們在經貿議題的歧見與問題。

因此,儘管菱形鑽石四國聯盟還在籌備之中,但是川普透過這次亞洲行正式宣佈該聯盟的成立,不啻表示該聯盟是他亞洲政策的重要支柱。未來該聯盟的走向將端視習近平如何與四國之間的互動以及美、日、澳、印四國是否具有偉大的戰略思維與有魄力的政治決心了。

值得關切的是,單靠軍事聯盟是不足以支撐川普的印太戰略。在前美國總統歐巴馬時期,跨太平洋夥伴(TPP) 協議是美國再平衡亞洲戰略的重要支柱之一。易言之,只靠軍事聯盟並不足以讓美國領導群倫,讓印太地區大多數國家都能服膺美國的領導,更何況中國正利用一帶一路、亞投行、金磚儲備銀行等機制吸引許多國家的投資與合作,美國再不迎頭趕上,一旦中國更形壯大,美國再想與中國在經貿上爭雄,可就時不我予了。

 
作者

陳一新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現為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講座教授、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際關係學系榮譽教授。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