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政治

【社論】潑髒水雖然無恥但有用

2017/11/20 by 筆震編輯室
【社論】潑髒水雖然無恥但有用
蔡英文總統(右)11月2日在索羅門群島國會發表演說。(照片來源:蔡英文Tsai Ing-wen臉書專頁)


慶富案發展至今,在驚爆陳慶男父子進蔡英文總統府喬廿四億元後,藍綠攻守易位,士氣逆轉,原先衝鋒陷陣的黃國昌彷彿消風,看得出綠軍無意戀棧,後續應會進入盤整收尾階段。但案發到現在,卻證明了一件事:己身不正,但先潑人髒水,引導輿論效果,儘管是無恥之舉,但會有媒體願意配合,且極其有用。
 
簡單說,慶富案目前最具體的兩個弊端,都是發生在蔡英文執政後。一個是詐貸案,一個是海軍無視國會監督與預算限制,提前支付慶富廿四億元。後者,更有錄音帶「進總統府喬事」之事證。然而,綠營搶得機先,預先操作此案「決策、得標都在馬政府」的印象,先將髒水潑向藍營,同時部署三個操作手法,非常細膩。
 
第一,透過特定媒體先釋出「慶富總裁二度向馬英九陳情奏效,爛攤子蔡英文不買單」的「內幕」引導輿論,並以不具名方式,自然帶出「蔡英文不認識陳慶男」的印象(依其報導,蔡總統甚至還問「這個人是誰?」)。這一點後來被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戳破了:吳敦義日前秀出照片,指出陳慶男在今年六月海安演習時,曾越過維安線和蔡英文握手講話,蔡滿臉笑容,「這說明他們倆人很熟悉!」。然而,無論真相如何,這個放話先將蔡英文與慶富切割開來,造成了既定印象。
 
第二個操作手法,政治評論者張若羌在筆震已點出,就是透過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與立委黃國昌以「一搭一唱」方式,爆出馬政府以密件轉慶富陳情函,引導「馬政府有弊」印象。但媒體馬上查出蔡政府同樣也以密件轉陳情函,顧黃兩人旋即消音。更震撼的是,國民黨立委馬文君公布慶富少東陳偉志與高雄市海洋局長王端仁、漁業署官員喬興達港土地標案的錄音帶,陳偉志承認有進總統府,喬到了廿四億元,情況開始逆轉。
 
但黨政高層仍鍥而不捨,用了第三個手法:「我可能不那麼乾淨,但他更髒!」總統府在被迫承認陳偉志進總統府見了黃志芳、李南陽的同時,也一併公布馬政府時代,陳慶男父子入府紀錄,釋出給媒體「馬政府有五次,蔡政府僅一次」的印象。先前的特定媒體則同步登載「內幕」,內容幾乎與府方新聞稿一樣,有聞必錄,輕輕放過黃志芳,將焦點鎖定了馬時代也見了陳慶男的府副秘書長熊光華,暗指熊喬聯貸案。但因府方已發新聞稿,這篇「內幕」流傳度不高。
 
而且,彷彿聲東擊西,府方釋出訊息引導媒體追殺熊光華後,一直被點名與慶富關係匪淺的前高雄副市長劉世芳突然自爆與陳慶男見面,有亂中脫困效果。緊接著,行政院長賴清德、發言人徐國勇反覆強化,慶富決標在2014年,還是馬政府時代,徐國勇一句「慶富在馬政府見高官,蔡政府見文官」更是鮮活。蔡政府的府院黨全體出動,全力把髒水潑向馬政府,但對於媒體所質疑,發生在蔡政府的兩件具體弊端疑雲,全部採取淡化方式處理。
 
例如軍方違反立院決議流用廿四億元,甚至欺瞞國會,在書面報告中偽造文書,謊稱尚未動用。國防部迄今交不出懲處名單,媒體緊盯並驚爆軍方定調是海軍自作主張,為了美化預算的執行率,馮世寬事前不知情。「這種說法,一看就知是棄車保帥,切割獵雷艦案。」至於應當高度關注,甚至剪報分案的台北地檢署與高雄地檢署,卻毫無動靜,高雄地檢署甚至還搶發了新聞稿為軍方「澄清」,網路上開始出現譏笑高雄地檢署變成「慶富律師團」之聲。
 
自己有問題,還搶先操作潑人髒水,看起來很不入流,但是這樣做,當然有效。至少媒體做新聞,必須從「藍綠互咬」的角度出發;對國人來說,已造成「藍綠都一樣」的印象。媒體評論者王健壯一語點破:「製造慶富與馬英九有密切關係的假象,其結果當然更讓許多人對馬英九心有所疑。」
 
然而,儘管潑髒水一時有用,但政治形勢演變不隨個人意志移轉。我們呼籲蔡政府,慶富案有弊端,不管在那一朝,就應嚴辦,尤其是台北地檢署與高雄地檢署,千萬不要輕輕放下,否則豈不證明民進黨執政後廢除特偵組是居心叵測?我們也要衷心提醒居間放話的「黨政高層」,不要過度政治操作,以免「機關算盡,反誤了小英性命」,變成如同資深媒體人夏珍所言,總統府把「慶富汙水」全潑到蔡英文身上了
 

 
筆震編輯室
作者

筆震編輯室

筆震之社論由主筆群持筆,主筆群之背景包括學者及各領域專家和資深媒體人等。
在當前充滿不安卻又滿有希望的台灣,以筆為劍,奮起戰鬥;我們相信,簡短有力不亂罵的文字,就如同亞瑟王拔出的石中劍,必能砍斷綑綁台灣的鎖鍊,讓台灣的輿論市場增添亮點。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