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政治

【陳一新觀點】慶富案新疑點重重 誰該負責任?

2017/12/17 by 陳一新
【陳一新觀點】慶富案新疑點重重 誰該負責任?
蔡英文總統。(照片來源:蔡英文Tsai Ing-wen臉書專頁)


慶富獵雷艦案的一把火似乎有愈燒愈旺、直接燒到總統府之勢,不僅顯示總統府發言人林鶴明說謊,甚至暗示蔡英文總統的「定調」錄影演說也可能是受了下屬欺矇而誤導全國民眾。如果最後查明屬實,不僅顯示國艦國造可能只是一場騙局,且對我國國防自主的未來發展可能是一場重大打擊。
 
立法院14日處理總統府預算過程中,國民黨籍立委王育敏質詢總統府秘書長吳釗燮,慶富父子入府究竟有無喬24億?吳釗燮強調絕對沒有喬24億,這案子的本質應該是回到契約成立的過程,問題應該在資格的部分,「過去發生的錯誤或不法,現在願意來承擔」。
 
第一個新疑點就是,為什麼吳釗燮要說「過去發生的錯誤或不法,現在願意來承擔」?吳釗燮身為總統府秘書長,到立法院法制委員會備詢,報告總統府預算的相關情況,當然是代表總統府「願意承擔過去發生的錯誤或不法」。由此可見,部分總統府官員在被檢調單位帶去詢問後,已陸續吐露出一些事實,迫使吳釗燮必須出面承擔「過去發生的錯誤或不法」。  
 
第二個新疑點則是,正如國民黨立委王育敏所質詢的,2016年5月慶富就被踢爆有可疑增資,為何陳慶男、陳偉志父子9月還能大搖大擺赴總統府,會見前新南向辦公室主任黃志芳與總統府第三局局長李南陽?
 
在媒體踢爆慶富造船公司有可疑增資後,總統府官員就應避嫌,以免陷總統於不義。畢竟「瓜田不納履,李下不正冠」是起碼的政治素養。這也難怪吳釗燮要對某些「陷總統於不義」的官員氣得牙癢癢,而說出總統府「願意承擔過去發生的錯誤或不法」的重話。
 
第三個疑點就是,為何總統府發言人林鶴明第一時間否認陳慶男、陳偉志父子入府,反而攻擊媒體,還要媒體道歉?
 
吳釗燮的解釋是府方知道有這個訊息時,第一階段先清查總統府「五長」辦公室,包括總統、副總統、秘書長、二位副秘書長的辦公室,都沒相關紀錄,所以才對外說沒有接見陳慶男紀錄,但因訪客資料繁雜,經好幾天清查,才發現陳慶男父子曾經入府。
 
既然如此,為何林鶴明後來明知陳慶男父子曾經入府,卻不向台灣人民與整個社會提出道歉?吳釗燮在知情後也不要求林鶴明出面道歉?難道總統府是如此沒有紀律媽?還是總統府上上下下都抱持鴕鳥政策?
 
第四個疑點就是,吳釗燮雖然一面強調「整件事情的本質,應從契約的成立過程,包括立案、發包都要追查」,一面又說「過去發生的錯誤或不法,他們現在願意來承擔,已經請司法機關調查,行政院也做成行政調查,國防部也已開始解約行動」。但這些話仍然語焉不詳之處。請問,契約成立過程的錯誤與不法何在,如何去進行調查?
 
最後一個疑點則是,蔡英文總統的錄影演說已經將慶富獵雷艦案「定調」為馬政府的疏失,並表明希望檢調單位朝這個方向去辦案。但這樣的說法,明顯與事實不合,完全跳過陳水扁時期的嫌疑。
 
針對獵雷艦案,國防部長馮世寬日前在立法院備詢時指出慶富案是「10年前的舊案」,其實已經透露出一個「重大機密」:既然慶富案是10年前的舊案,則顯示本案早在陳水扁時期就已成案,則吳釗燮所說「整件事情的本質,應從契約的成立過程,包括立案、發包都要追查」,豈不是完全指向陳水扁政府?何況,國史館出版的陳水扁總統照片集中,慶富公司董事長陳慶男不是赫然在目嗎?
 
最後,這麼明顯的「前言不對後語」,林鶴明、李南陽、黃志芳等總統府官員,誤導社會、媒體與人民,會不會也誤導蔡英文在錄影演說中胡亂「定調」?是不是該給人民一個清楚的交代?

 
作者

陳一新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現為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講座教授、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際關係學系榮譽教授。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