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政治

【周勇夫觀點】這個政府正在複製當年他們反對的老路

2017/12/20 by 周勇夫
【周勇夫觀點】這個政府正在複製當年他們反對的老路
這個政府很危險,或者說,對人民來說很危險。他們一步一步在走當年在野起家時反對的老路,粗暴輾過他們曾經在意的人權、程序正義與法治國基礎,而且搖身一變,炮製出更多似是而非、邏輯不通的論述,用「轉型正義」與「國家安全」包裝,振振有詞為自己辯護。
 
當然,這個政府也實在很厲害,不但沒有困在被罵到臭頭的「一例一休」勞基法修正案,相反的,還越挫越勇,完全不在意輿論的批評,也完全蔑視軟弱疲爛的在野黨,短短時間就通過促轉條例、公投法修正、農田水利組織通則等政治性法案,評論家以「像一路狂飆的火戰車」形容,足見其意志力。
 
但是,就因為實在很厲害,所以很可怕。
 
第一,《不當黨產條例》已有侵害人民財產權之虞,新通過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為惡尤甚。筆者曾為文提醒,促轉委員會是不折不扣的「東廠」,一個屬於臨時任務編組性質的行政院二級機關,卻擁有傳喚、調查、調閱、調動憲警等權限,「正義」為何,完全由其定義,對法治、人權與台灣民主的損害,難以道里計。

然而,這樣的憲政怪獸,不是很像當年民進黨誓死反對的警總再現嗎?民進黨立此法,聲稱是「轉型正義」,但實質是「意在沛公」。不當黨產條例已斷了國民黨金流,促轉條例則是更深入「抄家」,意在將國民黨所有政治檔案都全部提領出來,日後選舉,妙用無窮。至於水利會組織全數收為己有,只是小菜一碟。

第二,立法院三讀通過被稱為「白狼條款」或「統促黨條款」的《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修正案,將組織犯罪的要件訂定為「持續性或牟利性」,且不以現存的組織為限,未來包括統促黨、愛國同心會等團體恐都將一體適用。提案綠委王定宇聲稱,中共幕後操控台灣黑幫分子,介入各種陳抗活動,擾亂社會治安,致危害國家安全,因此提出修法來補漏洞。 

試問,如果可以立法界定某種言論立場,因為可能有「幕後操縱」者,就可以視為組織犯罪,我們還是民主國家嗎?倘若國民黨主政時,也訂定同樣條款,以「台獨勢力介入」將「太陽花學運」定位為組織犯罪,綠營可以接受嗎?重點還是一句:這不就像民進黨當年最反對的白色恐怖嗎?

大法官釋字644號解釋已經指出,國家法律不得單以任何團體之目的、主張、意圖,作為限制的依據,否則就牴觸憲法第十四條所規定的結社自由。「台灣共產黨」等團體也因此可以合法立案登記。現在這個號稱最愛言論自由、結社自由的政府,存著「司馬昭之心」制定這樣的法律,難道不是在規避憲法嗎?

第三,新黨王炳忠等四個幹部,被檢調單位依《國家安全法》大動作搜索、帶回調查,引發軒然大波。首先,查辦在野黨,原本就衝擊憲政,尤其新黨的統派主張,竟被指控有國安疑慮,兩岸關係更加雪上加霜。其次,政府對政治人物都出此重手,看在一般民眾眼裡,更有不寒而慄效果。

從台北市長柯文哲要求政府在一、兩天內公佈內容,以及最近被視為對蔡政府較友善的學者范世平,也公開表示他非常討厭王炳忠,但檢調要拿出鐵一般的證據,即可知有關單位對此事處理之輕忽。媒體多批評,主張統一也是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如果沒有確實證據,檢調不應「先射箭再畫靶」,更不能因「政治主張」不同而入人於罪。 

資深媒體人顧爾德曾經提醒,民進黨不要忘了,當年他們是如何反對政府訂定《國安法》,有多麼擔心國民黨違憲擴權。沒想到,時過境遷,民進黨二度執政,不但先在《保防法》與《反滲透法》引發爭議,現在又凡事都先扣上「國家安全」的大帽子。媒體人黃國樑指稱,《國安法》是塗脂抺粉後的「動員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蔡英文追尋的統治典範,居然就是當年民進黨最反對的威權!
 
王炳忠案真相為何,有待政府對外公佈內容。但黨政人士不具名放話批評,把王炳忠案跟白色恐怖類比是「不倫不類」,也不是討論事情的正確態度,檢方搜索都有司法權背書。卻渾然忘了王柯司法關說案時,他們如何抨擊也有司法機關背書的合法監聽是「特務治國」。此一時也,彼一時也。
 
但是,就因為這個政府無視批評,北檢查案的張牙舞爪,也就其來有自,不管是王炳忠案,或者之前讓人搖頭的查辦馬英九三中案。未來,如果打著國安或正義之名,搜索馬英九辦公室或住家,恐怕也不會讓人意外,這可能是目前過著恬淡生活的馬英九,在任內所難以想像的事。
 
其實,這當中最可惜的,當屬司法院長許宗力。如果沒有蔡英文總統上任後,邀他回任大法官,並提名出任司法院長,他留下來之名應該是當代最傑出的法律學者。但如今,面對這個政府違憲亂紀的行徑,許宗力不但緘默不語,甚至不認為有「無罪推定」的問題,未來歷史評價為何,著實讓人唏噓。
 
蔡總統、民進黨諸公,與眾多覺醒青年,一直念茲在茲轉型正義,深怕人們忘了當年的戒嚴與動員戡亂。然而,在這些事件後,台灣人民恐怕要懷疑,民進黨到底是反對「白色恐怖」,還是反對「國民黨搞白色恐怖」?是不是換成「民進黨搞白色恐怖」,你們就要歡喜雀躍,大聲叫好?

要知道,威權時期的白色恐怖,也是在恐共反共的情緒下,受到當時許多人支持的—「血洗台灣」時期的兩岸關係絕對遠比現在緊張,台灣人對「共匪」的恐懼也遠高於今日。如果今日可以國家安全與反共為名,放寬憲政主義的標準,那憑什麼譴責當年的白色恐怖?解嚴三十年,三度政黨輪替,只換來一個威權時期國民黨的複製品,那台灣民主還真是黃粱一夢。
 
作者

周勇夫

時事評論者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