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政治

【社論】「今日之我」打臉「昨日之我」的蔡政府

2018/03/26 by 筆震編輯室
【社論】「今日之我」打臉「昨日之我」的蔡政府
蔡英文總統。(照片來源:蔡英文Tsai Ing-wen臉書專頁)

近日來,政府的髮夾彎之快、之多、之荒謬,讓人目不暇給。到底怎麼回事?

民進黨執政沒多久,就被發現經常改變在野時的政策立場。筆震社論曾以「髮夾彎運動」稱之,而網民更陸續整理了數十項蔡政府髮夾彎的「政績」,引為笑談。但漸漸地,這個政府似乎也已經「好官我自為之」,直到去年年底都還不斷地彎來彎去,不在乎民調猛跌,繼續否定自己從前的見解

但以前所謂的髮夾彎,多半還是對比民進黨「在野時」與「執政後」的大迴轉。雖然令人瞠目結舌,那起碼還可以拗說「在野與執政就是不一樣」。然而最近卻更離譜了,幾個政策或措施的改變與跳躍,是同一個政府,在不到一年,甚至幾天之間扭轉游移。讓人完全找不到施政的一致性與合理性。

就拿「重啟核二廠二號機」來說,這本質上就與民進黨堅決反核的「非核家園」目標衝突。但在去年面臨供電危機的時候,行政院院長林全曾考慮要重新啟動,只是在民進黨內部的強大壓力下,只好改口「不考慮啟動」。同時加上「安全無虞、確定沒有其他供電來源,以及有全民的共識」三個條件。這算是一輪的髮夾彎「未遂」。然而不過幾個月,又要恢復運轉,加入供電了。這是賴院長打臉林院長,還是賴院長打臉當時「反對重啟核二」的民進黨立委們?

重啟也就罷了,更令人驚愕的是,賴院長並未深感愧疚,承擔當年政策決定的思慮不週,並且說明現在是否已經滿足了林全的「三條件」。而是自以為幽默的說「核二廠2號機不是重啟 是大修後申請再轉」!天啊,誰在乎「重啟」與「再轉」的文字遊戲呢?這是鬥嘴鼓,不是政策說明啊。髮夾彎有時還可以說是梁啟超的「今日之我不惜與昨日之我戰」,但作為政府首長,對於應有延續性的政策,在大幅改變時,不好好說明卻來耍嘴皮。你戰的不是自己,是你的頭家—全體國民—啊。

另外,深澳電廠的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審查上,則可以看出同一個官員的前後不一,左支右絀。詹順貴先生在決定是否新建燃煤發電廠的立場上,顯然有著從前的「環保律師詹順貴」與「環保署官員詹順貴」兩種完全無法調和的身分。從前的詹律師是絕不妥協的環保人士,對政府介入環評深惡痛絕;但如今卻在投票  8:8,平手之際,以主席身分投下「同意」票,讓深澳電廠得以順利興建。這樣的「轉向」已經引起許多批評,甚至被昔日夥伴與許多民眾稱為「擁火阿貴」。

但令人傻眼的還不只是這個髮夾彎—這是蔡英文以下許多民進黨人士早就做過的事。詹副署長當下還義正辭嚴地說「個人喜好不能凌駕法律」,為自己的決定辯護(雖然法律並未禁止推翻當年的環評決議)。只是他似乎抗壓力也不太夠,在眾多舊日打拼的夥伴及網民強烈反彈抨擊之下,接著補充說「沒想到要棄權」,又承認在會議當時確實有環評委員建議「兩案併陳退回專案小組」,但是因為「講太小聲」,所以沒聽到。這些前言不對後語的離譜話語,實在不像一個資深律師、社運人士,以及政府高官該說的話—會議主席本來就沒有義務要投票,可以棄權,這不是連小學生都知道的基本會議規範嗎?而一個負責決策的會議主席,對於會眾的重要提案居然是因為「沒聽到」就忽略過去,這樣的會議結論是否合法,恐怕就大有問題。這些言論到底是在說明,是在辯護,還是在卸責?

接著,賴院長又加入「說X話」行列,既說深澳電廠是用「乾淨的煤」,又說詹副署長代表「社運良心」。還加上徐國勇發言人令人發噱的「燒炭說」。看來不是詹副署長一個人在胡言亂語,而是整個行政團隊都成了囈語合唱團。最後,詹副署長索性開始詹律師上身,砲轟同為行政院所屬機關的經濟部,指稱深澳電廠電力備用容量率僅占0.1%,「有開發必要嗎?」。前幾天為了行政職務與(自以為是的)依法行政,不惜放棄環保理想;過幾天為了撇清環保團體與社會各界的道德批評,把「行政一體」的基本倫理與憲政要求(司法院大法官釋字613號解釋已經揭示「行政一體」是憲法的要求,當時的NCC組織條例因此被認定部分違憲)丟在一邊,砲轟經濟部。詹副署長這一番自我否定—今日之我、昨日之我、前天之我,還有兩年前之我……這麼多個「我」能夠在幾天內網內互打得這樣激烈—早已遠遠超過梁啟超所能想像,你搞得我好亂啊。

可笑的例子還不只這些。陸委會新任(再任)主委陳明通大言不慚「陳主委無法回答陳教授的問題」,超越了「今日之我戰昨日之我」,根本把二者分開成為「不同的我」,可稱為「一位二體」。就像小孩子打破窗戶被逮到,劈頭就說「那不是我」。而教育部在面對台大、陽明大學,以及中國文化大學校長遴選的爭議時,也是在短短期間內就演出「標準游移」的超級彈性,無招勝有招,令人無所適從—對陽明大學的爭議,稍稍問一下就過關;對於中國文化大學的程序爭議,視若無睹,反而強烈要求董事會趕緊聘任;但對台大校長的爭議,卻一推再推,始終不敢依法發聘。媒體人夏珍批評為「吃相難看」或許恨鐵不成鋼用語稍重,但教育部今日之我與昨日之我在搞精神分裂,卻是人人看得清清楚楚!

坦白說,髮夾彎不見得絕對是壞事。錯誤的朝令,能夕改總比將錯就錯要好些。但髮夾彎必須在以下幾個情況才能勉強被接受,否則就是騙選票,又造成不負責任的政治:


第一,偶一為之:只有真正重大且不得已的情況,才該改變。
第二,說明理由:是「昨日之我」思慮不週,還是時勢變遷而必須有不同的作法?甚至,大家是否「誤解」了「當年的我」,現在來重新澄清?
第三,負責:說清楚講明白之後,向全民誠摯致歉,並負起政治責任。

現在看來,政府成天顛來倒去,今天不認昨天說的話,解釋起來又瞎扯硬拗。而且理歪氣壯,絲毫不以為愧疚。大家看著吧,接下來可能還有好多「明日之我」要否定「昨日之我」的措施。從日本核食、美國瘦肉精豬肉、婚姻平權等等,都有可能大轉彎。如果我們這些「頭家」輕易放過,當作看笑話,那這個政府的領頭「公僕」就會以奴欺主,把人民看成笑話。
 
筆震編輯室
作者

筆震編輯室

筆震之社論由主筆群持筆,主筆群之背景包括學者及各領域專家和資深媒體人等。
在當前充滿不安卻又滿有希望的台灣,以筆為劍,奮起戰鬥;我們相信,簡短有力不亂罵的文字,就如同亞瑟王拔出的石中劍,必能砍斷綑綁台灣的鎖鍊,讓台灣的輿論市場增添亮點。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