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政治

【社論】英勇對決才能結束戕害司法爛戲

2018/04/03 by 筆震編輯室
【社論】英勇對決才能結束戕害司法爛戲
蔡英文總統。(照片來源:蔡英文Tsai Ing-wen臉書專頁)


受刑人陳水扁先生的「保外就醫」,已經成為台灣的政治奇觀。一個經醫療鑑定已經是重病,生活無法自理的受刑人,在外面呼風喚雨。不僅參加政治活動,更對當前政局指手畫腳。更糟的,是阿扁、挺扁政客,與政府鄉愿的因應,在在摧毀了本來就不受信任,非常脆弱的台灣司法。

其實在2014年,馬政府任內,法務部核准陳水扁先生,依據監獄行刑法第58之規定,得以保外就醫時,已經讓許多人覺得,這是政治重於法律與醫療的決定。但好歹當時真的是有醫療鑑定小組的報告,把當時的阿扁敘述成一個風中殘燭,還有點兒形式理性。而阿扁剛開始,也還算是有一點分寸,就是個深居簡出病人的樣子。在台灣人「差不多先生」的氣氛下,也就不為己甚。

孰知自從民進黨將要執政起,這位有罪判刑確定,並且經國際認證的洗錢與貪污者,就愈發活躍。不僅自己開始用參與活動來測試中監與政府的底線,他的支持者更是不斷施壓給政府。弄得蔡政府左支右絀,為難之至。最近,阿扁更以「新勇哥物語」,與蔡總統格空交鋒,火力之猛烈,讓擁有政治最高權力的蔡英文似乎連頭都抬不起來。

說實在,這是蔡政府自食其果。誠如聯合報黑白集所指出,蔡總統放縱扁趴趴走,又利用各種職位討好挺扁人士。那麼,當陳師孟公然說阿扁是「無罪的人」,又放風聲要調查辦扁案的法官,甚至全面抨擊司法人員不學無術的時候,政府也只能概括承受自己的惡果。

但蔡總統、民進黨,乃至政府兩面為難,那是自作自受;但司法威信、民眾對司法的信任,甚至整個法治建設的前途,卻必然更因此嚴重受傷,這就是作孽了。如果蔡政府真正相信陳水扁是冤枉的,那要嘛發動非常上訴與再審,要嘛就動用赦免權。如果認為這是政治事件,那還是可以特赦。至於「特赦僅能免除已經判罪的案子」,這也不是問題—民進黨在立法院是超級多數,就通過修改赦免法,把特赦的範圍延伸至「尚未起訴、判刑的案件」,有何不可?美國總統的赦免權根本沒有法律規範,也不受司法審查,所以福特可以赦免尼克森未被起訴的案件。民進黨以其在立法院的優勢與氣焰,既然可以優勢通過極有違憲爭議的黨產條例與促轉條例,那通過個赦免法修正案,擴張總統特赦權,又有什麼了不起的?捨此不為,放任已經有罪判決確定的受刑人,在外面歡喜趴趴走,弄得風生水起,才是對法治最大的諷刺,對司法最嚴重的羞辱。試想,其他受刑人,一般社會大眾,看著法院確定有罪的判決不敢執行,又看著這樣的阿扁還能號稱重病而在外晃,心中怎能服氣?蔡總統再辦十場司法改革會議,再找一千個律師或學者與社會對話,甚至再把審判制度改成陪審或參審制,都不可能提高國民對司法的信賴。古人有云「讀《出師表》不哭者不忠,讀《陳情表》不哭者不孝,讀《祭十二郎文》不哭者不慈」,滿口正義的法律人以及任何一個現代公民,看到阿扁及其黨羽的囂張與政府的唯唯諾諾,再讀到「新勇哥物語」的尖酸挑撥,若是不哭不嘆不眼神死,那真是對民主法治不忠不孝不慈啊!

所幸在近來的「英勇對決」中,好像看到了蔡總統稍微有一點反應了。她在受訪時,對於阿扁爆料蔡英文與柯文哲見面之事,冒出了「對陳前總統的保外就醫也不是好事情」這般警告意味強烈的話語,十分罕見。雖然阿扁隨即以非常輕蔑的方式還擊—用狗話來諷刺小英,連人話都懶得講—但這也顯示小英的話已經有威脅感,所以他必須反擊。建議蔡總統若不想繼續受辱,不想被其擺佈,而要當個有點樣子的總統,就應該從下列幾個選項中,採取其一:


第一,藉由行政一體,指示中監依法行政,依據監獄行刑法58條「保外醫治受刑人違反保外醫治應遵守事項者,監督機關得廢止保外醫治之許可」的規定,慎重考慮廢止保外醫治之許可。

第二,重新組成醫療鑑定小組,評估阿扁健康狀態,是否比其他受刑人更需要在外醫治,以決定是否繼續服刑。

第三,對阿扁已經判決有罪的案子予以特赦,甚至推動修法授權總統特赦其他尚未確定之案件。

如果總統還是要繼續這樣「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那被拖死的不只是自己的威望,她更成了與阿扁共同戕害司法與法治的共犯。
筆震編輯室
作者

筆震編輯室

筆震之社論由主筆群持筆,主筆群之背景包括學者及各領域專家和資深媒體人等。
在當前充滿不安卻又滿有希望的台灣,以筆為劍,奮起戰鬥;我們相信,簡短有力不亂罵的文字,就如同亞瑟王拔出的石中劍,必能砍斷綑綁台灣的鎖鍊,讓台灣的輿論市場增添亮點。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