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政治

【陳述恩觀點】大學校長人選怎麼可能不屬於大學自治?

2018/05/03 by 陳述恩
【陳述恩觀點】大學校長人選怎麼可能不屬於大學自治?
臺灣新聞、網路平台最近都被臺大校長「拔管」、「挺管」案佔據篇幅。論戰正反雙方各執其理,意見盈庭,相持不下。原以為各方說法把可以說的話都說完了,沒想到在正反意見之中,竟有法學先進或法律網紅持一令人詫異的(反對)意見,認為大學校長的遴選聘任不屬於憲法大學自治的範圍,所以(正方)不可能持「大學自治」作為主張依據。
 
究其說法,大概是,一、憲法或大法官沒有明確說「大學校長的遴聘屬於大學自治範圍。」二、既然沒有明文,就以大法官(釋字第380號)解釋文為主要理據:「(大學)其自治權之範圍,應包含直接涉及研究與教學之學術重要事項。」既然大學校長的遴選聘任與研究、教學這兩件事沒有「直接關係」所以不屬於大學自治的範圍。
 
首先,要說「大學校長的產生與研究、教學沒有直接關係」,就已經有點超出我們一般的想像。
 
設想,從大學校長在校內的治校方針、治校理念、治校願景、人力經費資源配置,乃至現實一點的社會名聲、募款能力、與國內外大學、企業簽約合作的人脈背景,這些涉及校內校外的大小事項,怎麼可能「與研究、教學沒有直接關係」?君不見之前因為大學助理納勞保一事(也就是:經費)鬧得沸沸揚揚?君不見每逢談到大學幾年幾百億的補助款時,各大學校長無不使出渾身解數、親上火線辯論,就是要幫自己的學校搶到一杯羹?君也不見,大學校內各院系間為了搶教授員額、學生經費,校長經常得出面調解各方山頭英雄好漢還不見得「喬」的好。這些大學校長的常見「舞台」怎麼可能「與研究、教學沒有直接關係」?所以,「產出」一個大學校長的過程,又怎麼可能「與研究、教學沒有直接關係」?
 
而且「(大學)其自治權之範圍,應包含直接涉及研究與教學之學術重要事項。」此一說法,如果我們只讀單一大法官解釋文,的確可能得出這種狹窄的推論。但只要上過憲法課的人都應該知道,我國的憲法解釋不是只有大法官的解釋文,還有解釋理由書;同一議題如經過數個大法官解釋,就也得把前後幾號解釋文及其理由書一併閱讀,才能得出我國憲法有權解釋機關(大法官)對該議題的解釋意見。
 
其中,大法官釋字380、450、563、626號解釋都認為「大學內部組織」「亦為大學之自治權限,尤應杜絕外來之不當干涉」(第380號解釋理由書)、「亦應享有相當程度之自主組織權」(第450號解釋文)、「均享有自治權」(第563號解釋理由書),到了釋字第626號解釋(理由書)時大法官更直接了當的說:「大學自治為憲法第十一條講學自由之保障範圍,大學對於教學、研究與學習之事項,享有自治權,其自治事項範圍除內部組織…等外,課程設計、研究內容、學力評鑑、考試規則及畢業條件等外…,亦包括入學資格在內」。
 
除非要將「大學校長」、「XX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解釋成不屬於「大學內部組織」的一環,否則「大學校長」的產生過程以及「XX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這些「大學內部組織」的組成規定、決議程序怎麼可能不算在憲法保障的大學自治的範圍之內?
 
依照大法官解釋認為大學招聘軍訓、護理教學人員是大學自主組織權(釋字第450號解釋文:各大學如依其自主之決策認有提供學生修習軍訓或護理課程之必要者,自得設置與課程相關之單位,並依法聘任適當之教學人員。),大學對於研究生的畢業資格條件是「大學自治之範疇」(釋字第563號解釋文),甚至我們繼續延伸到大學聘任掃地工、剪花工、圖書館工讀生,都應該可被認為是大學自治事項(難道有人說,這些契約與人事決定,政府都可以事先審查、干預?),結果往上一看,聘那個全校最大的領導人:校長,不屬於大學自治的範圍!
 
如果真要如此解釋,可能會得出很荒謬的結論。XX大學組織章程規定「校長室置助理五名,資格如下:」,因屬於「大學內部組織」事項,所以是憲法保障的大學自治事項,這五名助理襄助的對象:校長,卻不屬於大學「內部組織」的一環,從而不屬於大學自治所保障的對象?
 
其實,人人都同意,「自治」也不表示全然不受法律規範,不表示可以殺人放火貪贓枉法。從來都沒有人說,校長遴選因為是大學自治,就可以無視法律(所以那些滿口「大學自治不是絕對的」也不知道砲打何處)。問題就在,法律規定了由遴選委員會(而非教育部)依法定程序來決定校長人選,這就是揉合了「自治」與「法治」的雙贏制度。怎麼現在為了拔管卡管,卻寧可把大學自治縮小,又忽視法律明確規定的遴選主體(委員會),卻把教育部的雞毛當令箭?難道大學自治只有在符合教育部的喜好時,才有自治?你們真的相信憲法、法治、大學自治?政權輪替真的是照妖鏡?
作者

陳述恩

司法實務工作者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