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政治

【社論】新五四運動凸顯了台灣新青年的茫然?

2018/05/09 by 筆震編輯室
【社論】新五四運動凸顯了台灣新青年的茫然?
今年恰逢「五四運動」青年抗爭運動的99週年。而5月4日當天,在台大抗議教育部粗暴拔管,侵害大學自治的「新五四運動」,卻少有在學學生參加。反而是現場有數名台大學生「反向抗議」,而且許多學校的學生會或學生議會,也都發表聲明(不論是否代表全體學生)對「大學自治」表示疑懼,認為應該要追求「校園民主」。這顯示了什麼?

99年前的「五四運動」或許對大多數學生,已經很陌生。畢竟這不像81年前的「二二八事件」,近年來反覆地由各界「宣導」。目前在學的學生,可能對10年前的「野草莓」運動,11年前的「紅衫軍百萬人倒扁」運動,26年前的「廢除刑法100條」運動,28年前的「野百合三月學運」都已經覺得那是(跟三國赤壁之戰差不多遙遠的)「歷史」。再過幾年,相信「太陽花學運」也將成為大學生心目中「遙遠的往事」。此時此刻,要大家緬懷「五四精神」,的確太遙遠。何況,對一些人來說,「五四」乃是對岸中國的事情,又是1909年那個古早時期的活動。我們何必去跟落後的、舊時代、「外邦」的人學習?

然而,「五四」做為一個青年運動以及思想革命的象徵,對照今日台灣,特別有意義。尤其狹義的「五四」,是指1919年5月4日,激烈的青年運動。強烈的愛國情緒配上「外爭國權,內懲國賊」口號,他們不僅上街頭抗議,甚至毆打官員並放火。在政治上造成極大衝擊。而廣義的「五四」,則代表了接下來的「新文化運動」。眾多青年學子與新一輩的學者,掀起以「民主」(德先生)、「科學」(賽先生)為主軸的「新文化運動」。那是一個「重估一切價值」的時代,也是一個由青年發動,要讓國家走向現代化新境界的運動!

對比今日的台灣,我們的青年對於今日的政治與社會,是很沈默的。「五四」青年雖然身處在落後的中國,但他們有著「改變」的希望。那是數千年專制政權解體後,第一次有機會由新一代根據新的價值來定義這個國家。可是在台灣,幾年前太陽花學運的激昂熱血,換來的是一個更鴨霸更會講X話的政府。再回想起解嚴後「野百合學運」以來,大家對「德先生」這樣寄予厚望;但看到野百合世代執政後,卻是如此野蠻,玩雙重標準,說話不算話(想想,曲棍球不肯吞,婚姻平權遲遲不修法),我們要怎樣教導青年學子「有民主,一切會更好」?

今日的台灣,當然不需要也不應該出現當年那樣毆打官員火燒民宅的行動;可是看看,當初視政府如讎寇,認為國家暴力最可怕,佔領立法院都認為是正當行為的的學運青年,如今卻有不少人站出來支持政府好好管管大學,對政府干預大學反而毫不在意。這與太陽花或五四精神,實在相差太遠!你若是「一般青年」(就是說,並非核心的學運人士),看了這樣的現象,會有熱血嗎?還是會變得更犬儒—原來都是政治,學運先鋒都只是要幫民進黨反國民黨而已。如果您曾經跟五四、野百合、太陽花青年一樣充滿熱情,以為光明就在彼岸,現在會怎麼看這些形同「背叛」的行徑?

當年的「五四」所掀起的新文化運動,更是吹響了思想革命的號角。孫中山先生在1920年,曾經撰文讚許五四運動:

自北京大學學生發生五四運動以來,一般愛國青年,無不以革新思想,為將來革新事業之預備,於是蓬蓬勃勃,抒發言論。國內各界輿論,一致同倡。各種新出版物,為熱心青年所舉辦者,紛紛應時而出。揚葩吐艷,各極其致,社會遂蒙絕大之影響。雖以頑劣之偽政府,猶且不敢攖其鋒。此種新文化運動,在我國今日,誠思想界空前之大變動。推其原始,不過由於出版界之一二覺悟者從事提倡,遂至輿論大放異彩,學潮彌漫全國,人皆激發天良,誓死為愛國之運動。倘能繼長增高,其將來收效之偉大且久遠者,可無疑也。吾黨欲收革命之成功,必有賴於思想之變化,兵法『攻心』,語曰『革心』,皆此之故。故此種新文化運動,實為最有價值之事。

對比之下,我們的青年學運,除了「打倒國民黨」這個偉大的成就外,是否也促成任何「思想之變化」?太陽花反對黑箱決策,現在的政府決策很陽光嗎?他們批判馬政府憑著多數執政,就不聽民意,那這個到處擺設拒馬,你要問問題就回應「麥克風沒有了」的政府呢?今日的青年,有著「革新思想」的雄心壯志嗎?事實上,在經濟發展停滯,政治陷入扯皮僵局,兩岸與國際全無進展的今日,年輕人雖然不能說「過苦日子」,但也無法像上一輩那樣總是能夠「明天比今天更好」。回想幾年前的意氣風發,不是覺得被騙,就是覺得那是一場夢。哪裡還有「重回街頭」的勁兒?這種鬱悶,導致多數年輕人不關心、不說話,卻被少數人「代表」。而且,大家也不在乎—能找到好工作,買得起房子,讓人生有發展才比較重要。

別看不起「五四」。那一代的新文化運動,培育了一整個世代的改革思想。雖然在當時的中國,由於戰亂與腐敗,無法充分發展。但當年的種子,一直存留到今日,隨時等著我們澆灌,重新發芽。即使在那個我們以為很「專制」的訓政時期,還是有人(胡適)敢寫文章這樣批評政府:

至於輿論呢?我們花了錢買報紙看,卻不准看一點確實的新聞,不准讀一點負責任的評論。一個負責任的學者說幾句負責任的話,討論一個中國國民應該討論的問題,便惹起五六個省市黨部出來呈請政府通緝他,革掉他的校長,嚴辦他,剝奪他的公權!…在思想自由這一點上,我們不能不說國民黨政府所代表的國民黨是反動的。

看看,原來類似「拔管」的野蠻措施,是有歷史傳承的;而批判的聲音,也是承繼這樣的傳統。即使在訓政時期,國民黨主政的政府,是可以這樣給人罵的。胡適同時也批評:

「『考試』是容易談的,但實行考試制度是很難的事。『裁兵』是容易談的,但怎樣裁兵是很難的事。現在的人都把這些事看的太容易了,故紈絝子弟可以辦交通,頑固書生可以辦考試,當火頭出身的可以辦一省的財政,舊式的官僚可以管一國的衛生。

這些批評,豈不也赤裸裸地反映了21世紀歷經政權輪替的台灣?看看政府的用人,當部長的、總經理的是什麼樣的人?他們不也是滿「口」政策,卻只會畫大餅?這樣看來,其實承繼五四精神,勇敢批判,創造新時代,並不是那麼「老舊落伍」,而是有著時代意義的行動!

 
筆震編輯室
作者

筆震編輯室

筆震之社論由主筆群持筆,主筆群之背景包括學者及各領域專家和資深媒體人等。
在當前充滿不安卻又滿有希望的台灣,以筆為劍,奮起戰鬥;我們相信,簡短有力不亂罵的文字,就如同亞瑟王拔出的石中劍,必能砍斷綑綁台灣的鎖鍊,讓台灣的輿論市場增添亮點。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