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政治

【陳柏廷觀點】不廢死卻又不執行死刑,我們的法治在哪裡?

2018/09/05 by 陳柏廷
【陳柏廷觀點】不廢死卻又不執行死刑,我們的法治在哪裡?
陳建仁副總統(左)、蔡英文總統(中)及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右)。(照片來源:蔡英文Tsai Ing-wen臉書專頁) 


法務部終於執行了蔡總統上任後的第一起槍決,全民幾乎一致叫好。當然,廢死人士及一向積極「關心」我國執行死刑的歐盟,不意外的出來大加抨擊。德國在台協會尤其特別關注,先是臉書發文表示「人命可貴,卻拿人命換選票」,之後又修改貼文,改成「人命可貴,卻因政治目的而犧牲」。
 
德國與歐盟的態度,不但沒有辦法化解支持死刑民眾的情緒,反而會激起更多憤怒。台灣(或者你喜歡也可以稱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當然有資格決定刑法要不要納入死刑。依據先前國發會民調,88%的國人支持死刑。在一個人民作主的民主國家內,想要架空這麼高支持度的民意,不依法執行死刑,幾乎是不可能也不會有正當性的。如果不拿出極為有力之理由,用謙卑的態度,去說服民眾改變,那就是菁英專政。德國政府與歐盟完全無視台灣人民民意,其實是極度對台灣人不友善的舉動,貶抑台灣民主。尤其當他們口口聲聲「普世價值」,不就是在批評台灣 88%的人口都野蠻而跟不上世界潮流?樣的指摘,哪裡能說服人民?徒然讓人感到憤怒與遺憾。蔡政府成天要求對岸要「尊重台灣民主」,了解台灣人民的意願,請問 88%的民意難道不叫做「台灣人民的意願」嗎?為什麼你們不對歐盟與德國提出抗議?
 
因此,讓人更憤怒的,是民進黨政府。民進黨政府號稱出身草根,但執政團隊中其實有非常多法律背景出身的菁英人士,長期主張廢死。主張廢死沒有問題,民主國家絕對可以討論是否廢除死刑。但民進黨不敢光明正大立法廢止死刑(立法院多數也是民進黨喔),也不聲請釋憲請大法官決定死刑有無違憲,卻在「不敢出櫃」的情形下,挖空心思找了一堆理由拒絕執行死刑。直到南部大淹水之後,為了挽回民調才執行死刑。這種行為也未免太投機而不誠懇,完全被人看破手腳。既不尊重人命,同時玩弄法治。
 
誰都知道,這還是一個「廢死政府」,執行死刑僅是政治上不得已而為之,並無意願加速執行,去解決數十位「已定讞」死刑犯的執行問題。他們仍然抱著能拖就拖,能混就混的心態。這也難怪有外國說三道四,我外交部卻回「已注意到部分國家對死刑議題的關心;外交部雖非權責單位,但政府會持續與相關國家進行溝通」,對待外國軟趴趴,毫無捍衛國家獨立主權之心。
 
另一方面,大多數政治人物享受取之於老百姓血汗錢的俸祿,卻未善盡替人民發聲的職責,除了新北市長侯友宜因為出身警界,旗幟鮮明主張死刑,以及陳明文等幾位害怕選情受影響的民進黨立委外。偌大的台灣政壇竟無一人替老百姓的民意發聲,讓人十分寒心。政黨與政治人物,到底是把人民當頭家,還是自命為人民的頭家?
 
筆者在這裡想提醒民進黨政府,台灣人民對於政府在執行死刑上的消極作為,非常憤怒。「三審定讞就應儘速執行」是台灣絕大多數人的民意。這個道理非常簡單,所以大多數的人,根本聽不下去什麼「不要執行」的理由。死刑應該被執行,是台灣絕大多數人的「命令」,也是法治的「要求」,沒什麼好「商量」的。任何一個政黨都請聽清楚,這是「命令」不是「商量」,凡是不肯依法執行的政黨,都將受到民意的制裁。

 
作者

陳柏廷

台北市民,從事旅遊業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