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改革

年改繞過考試院 行不通

2017/03/08 by 廖元豪
年改繞過考試院 行不通

蔡英文發表年金改革談論 (取自蔡英文臉書)

年金改革是蔡總統與民進黨政府的施政優先項目。對於這個牽連極廣,專業與政治糾纏極深的議題,各政府機關應該要誠心地對話溝通,通力合作。然而,除了執政黨與持質疑態度的軍公教人員始終對立之外,現在連部分考試委員與立法院、行政院之間,居然也開始複製台灣政治的「對罵」模式。這讓人對將來的年金改革無法樂觀。

民進黨雖然在總統與立委選舉獲勝,但她並未掌控所有的國家機關。《中華民國憲法》設計了全世界數一數二複雜而分權的政府制度,尤其是「法律提案權」更複雜:其他國家在「行政一體」的架構下,都只有一個最高行政機關獨占把法案送至立法機關審議的權力;台灣卻是行政、司法、考試與監察四院都擁有平行的法律提案權。這樣的設計,可能使得政府效率低落,施政責任不明;但同時也分散決策權力,削弱了政治權力被「整碗捧去」而濫權的風險,更增加不同陣營多多對話溝通的誘因。經常批判《中華民國憲法》欠缺制衡機制,又強調覺醒公民永遠不信任政府的綠營人士,照理說應該很能理解這種高度分權設計的意義。

尤其在年金改革上,由於憲法第83條與增修條文第6條,都明文規定公務人員退休為考試院職掌。準此,任何修改公務員退休制度的法案,均必須由考試院送至立法院審議,而不能單由行政院提出。蔡總統若要成功推動年金改革,勢必要讓行政院與考試院會銜提出改革法案。少了這一塊,法案根本無法完成。

但民進黨立委對於考試院,似乎還是採取「你要戰,便作戰」的攻擊模式,完全不想謙卑溝通。一遇上不同意見,就重提憲法落伍,考試院應該廢掉,還說立法委員自行提案就可以完全繞過考試院。這樣的態度,可以幫助立委登上新聞版面,但對於說服考試院,或是提出好的法案政策,有何幫助?

要「廢考試院」的確是民進黨多年來的主張,但在修憲門檻極高的情況下,我們根本沒有看到他們致力於推動修憲,反而是繼續提名考試委員,任命考選部與銓敘部部長。可見民進黨也知道「廢考試院」只是說說而已。依據憲法找出可以運作的方法,才是正軌。

至於立法院自行提案,自行通過,理論上是可以的。但立法院在專業方面,對於此等複雜的法案根本無法應付。考試院乃是退休制度的主管機關,多年來在規畫與執行退休制度都有豐富的經驗。如果審議法案的立法院不與考試院深入溝通,必然無法充分了解各方面的困難與障礙。僅憑政治意志,置專業與經驗於不顧,強行通過的法案,想必窒礙難行,反而給蔡政府添麻煩。當初立法院「靠自己」通過的《不當黨產條例》,現在在執行上出包連連,就是前車之鑑。年金改革比黨產更複雜不知多少倍,涉及的財政與公平問題也更廣,若真敢一意孤行跳過考試院,這樣的法案實在令人憂心。

關中擔任考試院院長時,考試院就已經進行公務員退休制度的改革。所以考試院不該輕易被打成「反改革」的敵人,而該是改革者要攜手合作的盟友。民進黨若能改變一味以「分化」及「樹敵」為主的政治習慣,而多一點對話、合作、妥協,相信會得到更多的信任,施政也能更順暢。

本文刪節版曾刊登於中時電子報




 

廖元豪
作者

廖元豪

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研究專長為憲法、行政法、反歧視法、移民法、美國公法。曾獲選中央社2006年「台灣十大潛力人物」,並兼任多處政府機關之人權保障諮詢委員。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