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正義

代罪羔羊妣考邱 —既要空心,又要討好

2017/04/03 by 廖元豪
代罪羔羊妣考邱 —既要空心,又要討好
在3月24日的憲法法庭辯論中,法務部部長邱太三,說了這樣一段話:「簡單舉一個生活事實。過年時我們在家族的祭祖裡面,突然有個長輩問我,將來如果是同性婚姻時,祖先牌位,是要寫兩個都考考還是妣妣?整個家族就為了這個產生了爭辯。
針對這段話,網路上有了排山倒海的批判與揶揄,還把邱部長說成「妣考邱」。部長隱忍許久,終於在聯合報一篇「執政一年,民進黨到底抱持什麼價值」的社論後,忍不住召開記者會強烈反擊,指摘聯合報「睜眼說瞎話」。言詞及語氣上,充滿了忿忿不平及委屈。

坦白說,雖然在同性婚姻議題上,筆者並不同意邱部長之立場,但對於他遭到如此漫天蓋地的批判,我是十分同情的。畢竟,法務部當天在言詞辯論的立場很清楚:同性結婚並非憲法所保障之權利,但可由立法機關斟酌社會現況與傳統變遷,考慮給予同性伴侶相當之法律保障。這樣的立場在憲法學上,並不突兀。可說擔任了很稱職的「反方」或「維持現狀」。從法學來說,「同性婚姻之憲法保障」從來不是一面倒非黑即白的議題,那邱部長代表法務部採取此一立場,不該成為眾矢之的。

 問題不是在邱部長一人,而出在整個政府的游移、閃爍、鄉愿,與「沒肩膀」。在選舉前,蔡總統(候選人)全力支持「婚姻平權」,勇敢地說:「在愛之前,大家都是平等的。我是蔡英文,我支持婚姻平權。讓每個人,都可以自由去愛、追求幸福。」這樣的「坦率」,獲得了同志群體與同性婚姻支持者(尤其是年輕人)的讚賞。但在選後,卻推託猶豫。立法院與街頭為此議題吵得不可開交,兩邊的群眾對峙敵視。可是從總統到行政院院長以至法務部,始終看不到明確的立場。立法院尤美女委員的提案,代表民進黨嗎?這樣重大的政策,難道不該由行政院正式提案送到立法院嗎?法務部作為主管機關,是要提「專法」以創設婚姻之外的伴侶制度,還是要修改民法以承認同性婚姻?這兩個方向,都可以商量,但卻遲遲沒有具體法案。蔡總統面臨質疑,也只是多次展現文青語言,與雙方交換意見,卻一點口風都探不出來。這就難怪許多人都在問:蔡總統在想什麼?
       邏輯上,蔡政府的立場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解讀是:候選人蔡英文原本支持同性婚姻,但成為蔡總統後,才發現反對的浪潮極大,一時擋不住,所以就來個髮夾彎,以「專法」或「伴侶」制度先拖延一下。
另一種可能是:當初蔡候選人說的「婚姻平權」,就是個經過設計的語言遊戲。它可以包括典型的「婚姻」,或其他「與婚姻相當(相似)的制度」,因此推動伴侶也沒有牴觸承諾。沒想到同運現在立場鮮明,認為白馬非馬,婚姻就是婚姻,伴侶不算數。所以政府就開始左支右絀,觀察情勢,不敢表態。

這就是法務部的苦楚。在行政一體下(現今體制運作下,總統其實已經是行政院院長的頂頭上司了,有人否認嗎?),行政院院長或總統若有清楚明確的方向,那法務部就竭力辯護。不管政策好壞,都由最上面的人承擔政治責任。法務部若推動「修改民法婚姻制度,容納同性結婚」,那反同派請找總統與行政院院長算帳;法務部若維持民法不動,而另修專法,那總統就親自對那些誤會(?)她背信毀約的人說明苦衷。不管怎樣,主要負責的都不該是法務部部長這個層級的人。部長只對於「是否忠實履踐總統-行政院之立場」以及「制度設計是否妥善」的執行層面負責。如果總統斬釘截鐵地要修民法以承認同性婚姻,那即使法務部的專業分析不拒絕承認同性結婚乃憲法權利,也不會是問題—憲法不保障,還是可以修法保障!
又要保守、傳統、宗教(尤其長老教會)的支持,又要得到網路族與進步群眾的掌聲。結果弄得首鼠兩端,社會對立,還拿邱部長當擋箭牌。當年為了反對「關說司法」而辭去檢察官職務,勇敢正直的邱部長,就在這個局面下被獻上活祭,以保總統之威名不墜。

現在,同性婚姻議題似乎會由大法官裁決。但大法官解釋的結果,仍可能留有讓政治部門選擇的空間,那到時還是要面臨如何修法的困難。更重要的是:如果對於重大爭議,我們的最高決策者始終沒有明確立場,不肯擔起責任,而想要靠文青熱血語言來打混,那將來還不知有多少部長要被送上祭壇。
蔡總統,擔起責任來,說清楚講明白吧。

 
廖元豪
作者

廖元豪

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研究專長為憲法、行政法、反歧視法、移民法、美國公法。曾獲選中央社2006年「台灣十大潛力人物」,並兼任多處政府機關之人權保障諮詢委員。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