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改革

順我者公民,逆我者暴民

2017/04/21 by 廖元豪
順我者公民,逆我者暴民
為了防止「反年金改革」的群眾衝入立法院或其他政府機關,自詡「最能溝通」的政府,不是耐心地與異議者對話,而是在代表民意的立法院附近,架設了層層的蛇籠、拒馬。閃亮亮的鋒利刀片明確地告訴前來抗議的民眾:「別想如法炮製『佔領』的遊戲。」蔡總統對於削減人家法定權利的政策,沒有一句疼惜與抱歉,如往常一般地神隱。

然而,即使有層層刀鋒,昨天(4/19)仍然發生了數起毆打衝突事件。對於這樣不該出現的場面,蔡總統說話了。
她嚴正表示:
「沒有人喜歡蛇籠和拒馬,但是我要拜託大家忍耐一下。這些不方便,是為了讓年金改革的法案順利地進入審查的程序。我們絕對不能放任以暴力來拖延改革的腳步。對於今天上午,以暴力方式,阻止立委、官員及相關人員進入立法院開會的脫序行為,警方一定會嚴辦。」

暴力當然該譴責,當然該遏阻。但相比之下,在去年9月3日超過十萬人參加的大遊行,能夠和平理性,毫無衝突地進行。甚至其準時結束,還被民進黨立委恥笑「果然是公務員」。為什麼這群一向奉公守法,「乖」到被人恥笑的民眾,半年多後卻會(有部分人)如此憤恨脫序?

同樣的非法衝突,8年前的蔡英文主席對陳雲林事件之後的流血事件表示「逼著人民走上街頭,限制人民言論自由,扼殺人民遊行的空間,這個才是暴力政府」;又對2014太陽花學運的非法衝撞表示「如果追求民主是一種罪,我們通通都有罪」。而等到蔡總統上任後,民進黨政府對於非法衝進行政院的人,認為是政治事件而撤回告訴。而除了蔡總統外,當年的顧立雄律師嚴厲批評拒馬為動員戡亂時期的餘孽,還罵警方「集會遊行的民眾是你們的敵人嗎?」;現任立法院秘書長的林志嘉當年也說「刀片拒馬的出現,只是造成警方與遊行民眾的對立」。對比一下,這種雙重標準不是很荒謬嗎?

當然,從前的錯不代表今日要繼續錯下去。只是這個政府到底要怎樣面對人民的抗議?在執政前說人民可以來拍桌子,非法抗爭是公民不服從。等到執政了,抗議一例一修而衝進立法院的民眾就被攆出去,前來抗爭年金政策的民眾就要眼睜睜看著層層刀片拒馬鐵絲網。依法可以領取的年金要被砍了,委屈之餘上街頭說說話,先是被恥笑「太乖」,現在又被預設成暴民,拒馬刀片伺候。換成是你,會覺得自己是「這個國家」或「這個政府」所愛護的人民嗎?

或許有人認為,太陽花或當初綠營的一切抗爭,都是「師出有名」,而今日的反年金改革者則是無理取鬧。這種論點,很顯然僅從自己的政策或意識型態偏好,來看待集會遊行或各種抗爭。凡是我喜歡的就是民主運動,不管他們怎樣破壞法律秩序;我討厭的就是刁民鬧事,即使他們準時五點鐘結束。一個容納多元意見的民主政府,可以這樣差別待遇嗎?

我支持政府對非法暴力行動,依法辦理。但請用一致的態度:對意見寬容,對暴力零容忍。而不是對自己人溫言撫慰,對非我族類橫眉豎目。總統在這個事件的表現,高度還不如那好歹對退休軍公教說聲抱歉的柯建銘

無論持什麼意見,都是公民,都是中華民國國民,都值得被尊重,而不是被踐踏。相對的,無論黨派或意識型態,只要破壞秩序違反法律,都該法辦。這樣一致性處理,才不會讓人民覺得,「這個國家」不把我當台灣人看。全面執政的政府,對異議者多幾分尊重,就可以省了很多拒馬與衝突。


 
廖元豪
作者

廖元豪

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研究專長為憲法、行政法、反歧視法、移民法、美國公法。曾獲選中央社2006年「台灣十大潛力人物」,並兼任多處政府機關之人權保障諮詢委員。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