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正義

相互欣賞,台灣才會美麗

2017/05/10 by 廖元豪
相互欣賞,台灣才會美麗
蔡英文講述前瞻建設 (取自蔡英文臉書)

許多在2016年大選投給民進黨的朋友,可能都有一個夢想:民進黨能夠獲得總統與立院多數,在選票上也明顯過半,從此以後他們就會展現優雅了。

想想,立法院多數、總統,以及最重要的行政院,都在民進黨控制之下。民進黨或小英總統的政策理想,只要有心,必然可以變成法律並加以施行。何必要如從前那樣,總是打擊對手,醜化其他陣營,永遠把不同意見者當成敵人呢?多與各界討論對話,給反對者說話的機會,在政策上做些妥協,寧緩勿急以確保法案的精緻嚴謹。這不是很好嗎?

誰知道,執政後還是那個大家習慣的民進黨,甚至猶有過之。「黨產條例」內容之簡陋,執行之粗暴,大家都看到了。前瞻建設這麼龐大的計畫與預算,花了多少時間籌劃?用了多少力氣去溝通?明顯偏頗,排除藍營執政縣市,還可以大剌剌說「你們國民黨好好加油重回執政,就可以拿回分配的權力」(20170412 少康戰情室 27:28-27:47)。在年金政策方面,更是把「照規定來」的軍公教人員打成「不公義」……雖然有一些在後來改口或調整了作法,但這種鬥性到底是怎麼來的?為什麼全面執政的政黨不能展現風度,卻要製造敵人?

說實在,從政治策略上,這種抹黑、對立的手段,可能是好方法。民進黨看得很清楚:一旦我要做的事「對方」有利益衝突,那是不容易和解或妥協的。既然如此,講好聽話也沒用,就先把人家打成黑五類,製造輿論風向。鬥臭鬥垮後,政策就好推行了。
這種作法可以滿足一時的「爽感」,或許也不用花時間精力去協調而能快速達陣。但除了有時會「欲速則不達」外,這種「製造敵人」的戰術會讓台灣繼續不必要地分裂。

台灣是一個很多元的地方。而多元可能製造衝突,也可能創造更包容涵納的環境。端視我們的眼光,要「欣賞」這些多元與差異,還是要「敵視」不同的人。
從族群來看,由於歷史因素,台灣人的族群很多樣:閩南、客家、原住民各族,還有大陸與東南亞的移民。從意識型態來看,台灣人的意識型態(甚至國家觀)很多元:有中華民國史觀、大中國史觀、台灣人四百年史史觀、原住民族史觀……不同的台灣人,看待日本殖民時期與中華民國政府的治理,都可能有不同的評價。此外,台灣人的政治光譜很廣,不同地域也有差異(可以看看各地美食),母語也不盡相同。

如果我們對每一種「差異」都欣賞喜歡珍惜讚許,都開心地觀察理解。那台灣的多元差異就太棒了。以我個人來說,每當聽人說國語閩南語客家話,都認同那是我的「母語」(不管聽得懂幾成)。聽到其他語言和口音,也歡喜於與他們一起生活。我可以很開心地看八百壯士、賽德克巴萊、Kano與Lucy。我也有民進黨國民黨與不關心政治的好朋友。正是因為台灣的「多元」,讓我們可能擁有多元的身分,多樣的朋友,經歷不同的文化,體諒不同的政治觀。我們仍然「不同」或「不同意」,但卻也知道這些差異只是暫時的,立場不同可能是不得已的。無論如何,在這個「馬賽克」一般多采多姿的台灣,沒有必要仇恨不同顏色的人。

但「製造敵人-他者」的政治戰術,卻在製造撕裂,讓萬人與萬人鬥爭,使不同族群、意識型態、利害關係的人相互咒罵仇恨。當勞工認為公家機關的都是米蟲,不同陣營的人互砍銅像的頭,配合網路時代「負面訊息勝出」的風潮,台灣的多元資產會變成負債。而這股亂罵一氣,人人為敵的趨勢,也會燒回民進黨自己的—婚姻平權上民進黨在兩邊都挨罵,就是一個例子。

雖然知道不太可能,但還是要籲請全面執政的民進黨:不要只愛護投票給你,而且永遠不會改變的那批選民。每一個台灣人,都是國家的頭家,都是我們「自己人」。





 
廖元豪
作者

廖元豪

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研究專長為憲法、行政法、反歧視法、移民法、美國公法。曾獲選中央社2006年「台灣十大潛力人物」,並兼任多處政府機關之人權保障諮詢委員。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