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安全

川習通話的兩個懸念

2017/02/20 by 左正東
川習通話的兩個懸念
(本文圖片來源:美聯社資料照)

歐巴馬與胡錦濤的第一通電話
  其實,美中領導人電話外交,早有其事。1999年大陸駐南斯拉夫使館被炸事件,美中幾經交涉,最後柯林頓即是通過電話向江澤民致歉。但嚴格說起來,美國總統新就任後即與大陸領導人通電話,應該始自歐巴馬。2008年11月歐巴馬當選後,大陸國家主席胡錦濤致電祝賀,胡提到台灣問題但歐巴馬沒有回應,但促成兩人在兩個月後再次通電的原因倒不是台灣問題,而是人民幣問題。1月22日,在其任命聽證會上,財政部長提名人蓋特納三次提到歐巴馬總統認為大陸操縱匯率,大陸隨之表達抗議。隔天,新任國務卿希拉蕊與大陸外長楊潔篪通電,一週後歐巴馬致電胡錦濤,胡錦濤特別談到中共政府願意與在總體經濟政策相互協調,及在即將召開之G20會議共同努力達成具體成果。從雙方會談所公布的結果來看,歐巴馬的確有意通過元首電話,化解中共當局疑慮,以尋求大陸在共同應對金融海嘯的充分合作。
 
小布希與江澤民的第一通電話
  歐巴馬的前任小布希,上任之初對北京相當冷淡,小布希及其國務卿鮑爾皆未與中共領導人通電。為改善美中關係,2001年2月大陸駐美大使李肇星離任之際,老布希特別以家宴歡送,藉機為小布希的務實態度掛保證。然而,美中關係持續緊張,4月上旬美國EP-3偵察機與中共殲八戰鬥機在南海擦撞,4月下旬,美國政府宣布史上規模空前的對台軍售清單,大陸駐美大使為此遞交抗議信,小布希接受訪問時,一句將竭盡所能協助台灣自我防衛,更讓北京跳腳。不過,滯留海南島的美國偵察機如何返國的問題,以及大陸進入世貿組織問題,讓雙方交涉持續進行。6月上旬,美中就美國偵察機分批拆卸運返美國,及大陸進入世貿組織議題達成共識,在此背景下,雙方都有意為雙邊關係開啟新頁,6月28日,鮑爾首次致電大陸外長唐家璇,爭取大陸支持美國在聯合國對伊拉克制裁的新提案。7月3日,最後一批滯陸軍機設備返美,兩天後,小布希首次致電江澤民,特別提到支持大陸加入世貿組織,並期待與大陸在國際問題共同合作。
 
懸念一:誰是關鍵
  歐巴馬與小布希的首次通話,皆有國務卿與大陸外長於一週前先行通話,展開最高領導人首次通話的各項安排。此次川習通話,卻是由國安顧問弗林與大陸國務委員楊潔篪先行通話。雖然根據路透社於2月10日的報導,國務卿提勒森在促成川習通話扮演關鍵角色,但他居然不是川習通話的正式窗口。事實上,提勒森在弗林與楊潔篪通話的前兩天已就任,且上任後他陸續致電多國外長,包括德國、墨西哥、加拿大、以色列、澳洲、日、韓,也沒有與王毅通話。如此看來,川普國安團隊中弗林應是推動川習會談最堅定的成員,而12月初川蔡電話後,楊潔篪於過境紐約時特別拜會弗林,以及路透社的報導說提勒森就任後,加入弗林及其他成員共同說服川普,都說明弗林的角色。
 
懸念二:北京讓步否
  歐巴馬和小布希各自與中共領導人的第一通電話,都是在美中衝突的背景下。所不同者,歐巴馬是防微杜漸,以電話避免可能的風暴,小布希則是一槌定音,以電話揮別長達半年的緊張衝突。兩相對照,川習通話較接近歐巴馬,但並非避免風暴,而是清理戰場,開啟談判。需要清理的,自是一個中國的爭議,而清理的方式,則是各說各話,以尋求解套。兩人通電的實質功能是開啟談判,雖然外交家雜誌的資深編輯Ankit Panda認為,大陸外交部發言人陸慷2月3日的記者會,暗示中共當局願意解決中美貿易不平衡問題。但川習會談之前,大陸外交部長王毅和商務部長高虎城皆未對此明確表態,白宮對川習談話的新聞稿也沒提到貿易問題,只提到美中代表將就雙方共同利益問題展開磋商,要說大陸已有具體認諾,恐怕言之過早。
  
  雖然川習通話暫時中止困擾雙邊關係的一個中國爭議,但川普新團隊的外交動向,仍然撲朔迷離。川習通話一週後,弗林已黯然下台,同在波昂參加G20的提勒森與王毅會面後,特別提到北韓問題與貿易投資問題,這是否就是川習會後白宮新聞稿所說要展開磋商的「雙方共同利益問題」,雙方又將如何展開會談?值得我們密切關注。



 
左正東
作者

左正東

丹佛大學國際研究博士
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