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事務

亞銀故事與世衛大會

2017/05/15 by 左正東
亞銀故事與世衛大會
最近一段時間的台美關係,似乎陰霾密佈。原本媒體報導,川習會後白宮即會公布新的對台軍售案,遲遲沒有下文。四月下旬蔡總統接受路透社專訪,提到不排除再次與川普通話,川普冷顏以對。過去這一週,因為世衛大會(WHA)邀請函久候未至,美國政府僅由在台協會主席莫健來台時表達支持,似乎不若以往高調支持。很多人直覺地認為,川普政府此刻積極與北京合作解決北韓核武,台灣的需要自然暫時擱置。但是,事實並非如此簡單。對此,三十幾年前美國協助我國捍衛亞洲開發銀行席次的經驗,很值得參考。

根據錢復回憶錄,1980年代,面對北京當局推動加入亞銀,美國積極與我方磋商,希望確保我國在亞銀席次。期間雙方糾結於名稱問題,對此美國數次對我國表達不滿,最後直接提出妥協方案,即後來我國使用的「台北,中國」。此方案是由美國國務院和國安會研議提案,並經阿瑪寇斯(Michael Armacost)次卿、伍夫維茲(Paul Wolfowitz)助卿、浦威廉(William Brown)與李潔明(James  Lilley)兩位副助卿在我方、北京當局和亞銀間來回穿梭,得以獲得雙方接受。更為關鍵的因素,則是美國國會通過決議,要求行政部門維護我國合法會籍,否則將停止對亞銀撥款。可以說,美國行政部門全力協調和國會的鼎力支持,是當年我國保住亞銀會籍最關鍵的外在支持。
 
當前,雖然川普政府對我國參與世衛大會,在立場上支持如常,卻沒有完備的官僚團隊,從而造成上下脫節。截至目前為止,國務院東亞助卿一直仍然懸缺,同樣的,國防部亞太助卿,甚至是衛生與公共服務部的全球事務助卿,也是如此。在相關職務仍仰仗前朝官員代理之下,政務推動上難免陷於被動。因此,對於支持我國參與世衛大會,比過去更為低調,甚至是有心無力。

以去年的情況為例,當2016年5月初政府尚未收到世衛邀請函時,國務院東亞副助卿董雲裳(Susan Thornton)公開表示,美方正努力協助我國出席。當大會向我政府發出邀請函後,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和東亞局發言人皆公開表達美國強力支持的態度。2016年下半年我國積極爭取再度出席國際民航組織大會(ICAO),9月國際民航組織大會前夕,雖已確知我國無法出席,但美國白宮東亞助卿羅素(Daniel Russel)和副助卿唐偉康(Kurt Tong)仍公開發言表達支持。相反的,此次世衛大會前夕,除莫健外,國務院唯一對此發言的是東亞局發言人Grace Choi,和歐巴馬任內迥然不同。

更令人憂慮的,則是川普政府一如前次共和黨執政的小布希政府,對多邊組織不如民主黨政府支持。最近的例子發生於今年四月,川普政府對於美國原先承諾美洲開發銀行的扶貧基金,不願提供相應資金。對於亞洲開發銀行的執行理事,川普政府也以財政部幕僚長Eli Miller暫代,而非派任固定代表,且在最近召開的亞銀五十周年會議缺席。凡此輕忽多邊組織的態度,未來若延伸到聯合國,對我國參與世衛大會的影響不可小歔。

不過,我們也必須注意,美國對我國參與國際組織,一直希望兩岸充分協商,這點川普政府與歐巴馬政府並無二致。比如,2016年5月,對於世衛邀請函加註一中原則,國務院東亞局發言人 Anna Richey-Allen表示,兩岸關係的未來由兩岸人民決定。2016年9月,對我國無法出席ICAO,東亞助卿羅素呼籲兩岸在尊嚴和尊重的基礎上展開建設性對話。今年我國沒收到世衛大會邀請函,國務院東亞局發言人Grace Choi和美國在台協會發言人Sonia Urbom再次表示,希望兩岸展開建設性對話。

由此來看,對照當年的雷根政府,目前的川普政府在決策階層輕忽多邊組織,在執行階層則缺乏團隊,對我國爭取出席世衛大會,自然是不利的。然而,我國不應卸責於長年相挺的老朋友,更不能忽略老朋友的善意提醒。要打開通往聯合國體系的道路,要不辜負為台灣奮鬥的國際友人,需要我們做好各項準備,特別是要努力改變北京當局的態度。這當然是困難的,卻也是必要的。





 
左正東
作者

左正東

丹佛大學國際研究博士
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