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改革

年金改革?階級鬥爭?

2017/04/07 by 葉慶元
年金改革?階級鬥爭?


自從蔡英文總統去年宣誓就職以來,蔡政府以「改革」為名,推動了一系列的體制變動,此其中涉及人民權利最深的,應屬所謂的「年金改革」。尤其,蔡政府製作「不公義年金,一定要改」的文宣,將依法領取退休給付的退休軍公教人員扣上「不公義」的帽子,更讓年金制度的「改革」質變成為軍公教與非軍公教的鬥爭,著實令人擔心。

事實上,年金改革的核心問題在於,政府可否以財務困難為由,片面主張縮減對軍公教人員的法定退休給與?眾所周知,政府對於軍公教人員的退休給與,不僅是法律的規定,也是公法上的契約關係。軍公教人員其實就是國家及政府的員工,如果任何私人企業片面主張公司虧損,並以「退休金改革」、「世代正義」為名,拒絕對其資深員工給付退休金,勢必被扣上「慣老闆」、「黑心雇主」、「無良老闆」的帽子,並遭到政府的查核、處罰,乃至於媒體以及鄉民的口誅筆伐。何以當雇主從私人變成政府,雇員從一般勞工變成軍公教,本質相同的剝削行為,突然就出現了「正義」與「改革」的光環?並且受到所謂覺醒青年的熱烈擁戴?尤其諷刺的是,依照目前政府的改革方案,勞退基金將在三十年後破產;換言之,這些熱烈擁戴年金改革的青年,正在支持一個自己給付三十年之後正好什麼都退休金領不到的制度?

或有以為,軍公教退休之後可以每個月坐領退休金,就是世代不正義。殊不知,退休金制度的本質,就是課予雇主及國家給付退休金之義務,以保障勞動者晚年退休後的生活。國家一方面課予私人雇主給付退休金的義務,一方面也透過勞保制度提供勞保退休金,以保障勞工的退休生活;另一方面,國家面對軍公教人員,由於自身即是雇主,所以透過公保及退休給付來保障軍公教退休人員的晚年生活。事實上,相對於勞動保險,軍公教人員的公保自付率達到35%,遠高於勞保最高的20%(國家及雇主合出80%),到底是哪一種給付對於受雇者比較優惠呢?

另有以為,保障軍公教,就是保障外省族群。殊不知,早在民國51年開始,考試院就已經改革「省籍錄取」制度,普考從民國50年起,高考從民國52年起,本省考生的錄取比率更均已超過70%!依據考試院的研究報告及台大經濟系駱明慶教授的研究報告指出,高普考試分省區定額錄取制度在民國51年改制後,「其實質效果已經幾乎不存在」。換言之,雖然此一制度形式上直到民國81年才隨著憲法修正而正式廢止,但外省族群早在55年前,就已經不再因為省籍而享有公務人員考試任職上的優惠,以此來鬥爭外省族群,顯然是完全搞錯對象。

事實上,筆者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台灣經濟起飛時期,軍公教根本是一般民眾棄如敝屣的行業。大多是家境清苦的人,才會選擇有公費保障的師專、師院、軍校及警校,或於大學畢業後報考公務員-放棄豐厚的報酬,選擇相對穩定的生活。當時私人企業不管是薪資、福利都大幅領先軍公教人員!在股市最暢旺的時候,證券業甚至可以拿到上百月的年終獎金!曾幾何時,當時選擇堅守工作崗位的軍公教人員,竟因此而被貼上「貪婪」、「不正義」的標籤,甚至成為批鬥的對象?

「民無信不立」!商鞅變法,首先是徙木立信,確立人民對政府的信心。如今蔡英文總統的改革,卻是建立在變動法令、毀棄人民對政府的信心之上。此一「改革」的前景,也就不言可喻。不過,要期待這個政府改變,似乎是緣木求魚。筆者只是好奇,當被抹黑的退休軍公教人員最終忍不住衝進政府機關時,會不會有法官也說這是「公民不服從」?也把對員警的推擠解釋成「和平非暴力」?
 

 延伸閱讀:軍公教之職業軍人是錯誤的選擇


 
葉慶元
作者

葉慶元

泰鼎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
2007年擔任臺北市政府法規委員會主任委員。2009年至2012年兼任臺北市政府國際事務委員會委員暨執行長。並於2009年被財團法人孫運璿學術基金會選為「傑出公務人員」。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