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安全

美國在韓部署薩德: 朝鮮半島動盪對臺灣的影響

2017/03/11 by 甘逸驊
美國在韓部署薩德: 朝鮮半島動盪對臺灣的影響

近來朝鮮半島風雲幻變,北韓頻繁試射新型彈道飛彈至日本海,其領導人胞兄金正男在馬來西亞遭離奇暗殺,在此關鍵時刻,南韓總統朴槿惠卻深陷貪污與閨蜜門醜聞而遭彈劾下台,此時大國也動作頻仍,中共罕見地實施對北韓經濟命脈煤炭進口的制裁,而美國新任總統川普已對平壤政權漸顯不耐,美韓舉行史上規模最大的「鷂鷹」聯合軍演以向北韓示警。

如此的危機本來應可提供大國合作的機會,卻因美國加大壓力促使南韓接受「終端高空飛彈防禦系統」( 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 THAAD,薩德)的部署,中共視之為對其戰略安全的直接威脅,形成美中之間的矛盾,甚至美日韓vs.中俄濳在對抗的新冷戰格局。

這場充斥著全球強權與區域大國的衝突正急遽升高,未來朝鮮半島的軍事衝突可能性無法完全排除,這對位處東亞核心地位、距離朝鮮半島僅一千五百公里的臺灣而言,實難置身事外。

 

美國為何在韓部署薩德?

近十年來,美國已陸續在夏威夷、關島、日本部署薩德系統,此番不顧中共與俄羅斯的強烈反對,仍堅持在南韓部署,實有其戰略上的考量。

就戰術層面而言,薩德反導彈防禦系統乃針對短中程導彈,在其高空下降階段予以攔截並摧毀;另外,亦可與其他陸基中段反導攔截系統(如愛國者PAC-3、宙斯盾)配合使用,以形成雙層攔截,據信可以攔截射程3,500公里以上攜帶核子彈頭的長程洲際彈道飛彈。由於薩德屬反導系統,無法攜帶大規模毀滅性的核武彈頭,因此屬於防禦性而非攻擊性武器系統。

然而,薩德最核心的功能是其偵測距離超過2,000公里的雷達系統,即將部署於韓國東南部星州的薩德將可涵蓋中國大陸東北、華北、華東、甚至華南大部分地區,幾可掌握此一大片區域共軍所有空中動態,並使得中國在面對本土攻擊時所做的反擊能力受到破壞。

中共已在東北地區設立長程洲際彈道飛彈的基地,並在渤海部署核子彈道飛彈潛艦,就地理位置而言,離美國本土彈道距離最近,一但發生強權間的衝突,中共解放軍得以產生對美本土直接的威脅。這正是為何美國雖一再宣稱在南韓部署薩德並不構成對中、俄的威脅,但事實上美軍要在距離大陸東北最接近的地點直接進行對共軍的監控及防禦。

 

中共的反應

中共對於美國在南韓部署薩德,視之為對於區域權力均衡的破壞,美國刻意強化美日韓軍事同盟,有意形成亞洲版的「北約」。中國大陸的學者更認為,由於薩德在韓的部署,使得中共失去在朝鮮半島的主導權,美國將大幅提升在此一區域的控制,未來如果朝鮮半島發生軍事衝突,美國將能有效掌控,並排除中共的勢力。

中共的官方與民間因薩德一事對韓國採取嚴厲的反制,直接受到影響的是韓國與中國大陸的雙邊貿易。韓國每年對中國大陸出口貿易達1,420億美元,中共的制裁將使得韓國經濟受到沈重的打擊;韓國第六大企業樂天集團的免稅店銷售額超過70%來自陸客,現因提供旗下的高爾夫球場用地做為薩德的基地,因而遭中國大陸全面抵制;每年陸客訪韓達400多萬人次,在大陸官員指示旅遊業者停止銷售赴韓旅遊行程後,韓國的旅遊業勢必遭受嚴重衝擊;金融市場也受影響,有關飯店業、化妝品牌、旅遊業與航空業的股票都遭拋售;連屬於流行文化層面的南韓藝人到大陸的演出與合作也因限韓令而受到波及。

 

對臺灣的影響

當南韓部署薩德已成定局之後,臺灣內部即在爭論是否應步其後塵。有一派意見主張,中共在大陸東南方部署的彈道飛彈對臺造成直接威脅,若得以使用薩德系統,將可針對中共彈道飛彈在仍處於「助推階段」時便進行攔截;且臺灣如部署薩德,將與美軍在亞太的防衛系統更加整合,有助提升臺灣整體的安全。

另外一派意見則認為,臺灣面對中共的威脅並非攜帶核彈頭的長程洲際彈道飛彈,因此我方無需加入美國的薩德系統,國軍現有的飛彈防禦系統應有足夠能力來抵禦共軍在台海對岸部署的中、短程彈道飛彈;另外,美國因同盟關係免費提供南韓薩德系統,我方若需部署薩德,勢必向美國購買,屆時動輒千億元以上,以臺灣現有財務狀況實有困難。

事實上,臺灣最需要考量的是長期的國家戰略利益。引進薩德系統將直接衝擊現已惡化的兩岸關係,中共必將在各個層面上對臺灣進行嚴厲的反制,且在軍事意義上,薩德未必符合我方的真正需求。臺灣的安全戰略必須建立在有效的防衛,針對共軍任何可能的來犯,我們應該強化有助於「反介入/區域拒止」(A2/AD)的非對稱戰爭能力,因而更為先進的戰機、濳艦,是臺灣更需積極發展的武器系統。

 

當然,再多的軍事戰略規劃有時也趕不上世局的快速變化,面對東亞局勢的動盪不安,再加上各全球強權的強人領導,臺灣的弱勢外交實難面對。如果哪天美國川普總統為了對抗中、俄、北韓的勢力,而要求臺灣加入薩德系統,如果我方未能夠及早應對,那就是我國政府頭痛的時候到了。


 
甘逸驊
作者

甘逸驊

英國劍橋大學國際關係博士
曾任「歐洲聯盟研究中心(EU)」執行長、國安會諮詢委員
現任國立政治大學國關中心美國暨歐洲研究所研究員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