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關係

中國大陸「一帶一路」的前奏: 伊斯蘭世界與中國的緊密連結

2017/03/24 by 甘逸驊
中國大陸「一帶一路」的前奏: 伊斯蘭世界與中國的緊密連結

在過去一個月,沙國老邁的沙爾曼(Salman)國王率領規模達1,500人的龐大代表團進行深具意涵的東亞之旅,行程涵蓋馬來西亞、印尼、汶萊、日本,其中最引起國際社會騷動的是沙王至中國大陸進行的國是訪問,被視為中東國家的集體戰略轉向。在沙國代表團訪問中國大陸期間,沙中雙方宣佈提升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簽署14項諒解備忘錄和意向書,包含總值650億美元的35個大項目,橫跨原油、石化、交通與通訊、核能、航太、礦業等領域,均為攸關沙國國家轉型計畫的戰略產業,以及牽涉到中國大陸推動「一帶一路」的重點領域。

 

對於沙國而言,以往幾乎完全依賴石油做為國家經濟命脈的模式已不可恃。過度倚重單一產業扭曲了國家發展與國民生活的型態,而石油價格的長期低迷更帶給沙國在經濟、社會與安全的巨變,沙國採行的高壓統治亦使得人民漸生不滿。剛繼位的國王與王儲力圖尋找治國良方,策劃了「沙烏地阿拉伯2030國家發展願景計畫」(Saudi Vision 2030),試圖逐漸減少對石油產業的經濟依賴,並藉由與國際的合作進行結構性的重大改革,實現經濟的多元開發,達到國家的永續發展。為達到此一極具野心的願景,中國大陸較為先進的科學技術和強大的工業製造能力,自然成為沙國亟欲拉攏的目標。


具戰略意義的產業合作

在此次沙中對話中,雙方所簽訂的經貿合作涵蓋廣大的層面,概述如下。

在石化產業方面,除了雙方共同開發資源探勘,也將開拓下游的汽車、電子、照明、建築及建造、包裝和醫療器材等重要市場;在核能發電方面,雙方將研發高溫氣冷堆的科技,以及共同探勘沙烏地阿拉伯可能藏有鈾釷礦資源的潛力地區;在交通運輸與通訊方面,中國大陸將運用其強項,協助沙國發展港口、公路等基礎設施,以及通訊網絡建設;在航太方面,中共已發展出登月探測的實力,嫦娥四號將更全面探勘月球地質、資源等方面的訊息,沙國表示參與的興趣;在軍用無人機方面,沙國曾向中共購買「翼龍-1型」偵查、打擊一體無人機,並實際投入戰場,中共此次更應允沙國發展全系列彩虹無人機,並向中東地區拓展市場;另外,中國大陸國企可能參與沙國能源公司的上市,其價值高達上兆美元。

 

中共的中東政策

相較於西方世界將「普世價值」觀念做為外交的工具,中共對外執行務實路線,強調文明體系之間的對話,主張對各民族因發展過程不同所產生的價值體系與制度的尊重,因而採取不干涉政策,阿拉伯之春和顏色革命更凸顯中國與西方世界對中東政策的差異。

在西方國家當中,除了歷史上對中東投入最深的英、法兩國外,冷戰與後冷戰時期主導中東情勢的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優勢已逐漸減弱。石油做為美國與中東雙邊關係的黏著劑之一的重要性已銷蝕,美國大量開發頁岩油氣已使得油價很難大幅上漲,美國能源對外依賴度減輕,中東國家的經濟卻受到嚴重打擊。在此同時,美國前任總統歐巴馬拉攏中東主流國家的宿敵—伊朗,新任總統川普的外交政策又傾向孤立主義,中東政策更加晦暗不明。

相對地,中共對中東的外交政策,主要還是運用經貿做為手段。中國大陸大量進口中東的天然能源,並將產能過剩的基礎設施和技術科技,提供中東國家做為建設之用,同時出口中東必須的工業與民生用品,如此一來一往,增加中東國家對中的經貿依存。事實上,中國已逐漸成為中東地區各國主要甚至最大的貿易夥伴。

 

中國在中東的戰略地位倍增

值得注意的問題是,除了經貿關係之外,中國將在中東地區的安全上,扮演何種角色。長期以來,以沙國為首的海灣國家以及其他中東國家均依賴美國提供軍售與安全的保障,中東目前又面臨了IS恐怖主義以及伊朗逐漸坐大的威脅。如果美國的角色逐漸淡出,雖中共不可能取代,但中國—中東在軍事安全面向的進一步合作,並非無法想像的局面。沙中兩國曾共同舉行反恐聯合軍事演習,或許只是雙邊軍事合作的開始。另外,在中東地區的權力平衡上,由於中國同時保持與伊朗與沙國的友好關係,沙國寄望中國調和區域兩大敵對勢力的爭端,中共勢力深入中東地區將成為無可避免的趨勢。

在沙王沙爾曼與習近平的聯合聲明中,兩國特別宣示,沙國將成為中國「一帶一路」的全球合作夥伴。以沙國做為亞洲與歐洲樞紐的戰略地位,沙國刻意在美中之間採取平衡的戰略轉型,勢將衝擊美中兩大強權的全球權力均衡,中東必將成為中國彰顯其全球強權地位的試點。

 

甘逸驊
作者

甘逸驊

英國劍橋大學國際關係博士
曾任「歐洲聯盟研究中心(EU)」執行長、國安會諮詢委員
現任國立政治大學國關中心美國暨歐洲研究所研究員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