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經濟

從網路賣酒受挫看台灣電子創新服務的鎖鍊

2017/02/20 by 須文蔚
從網路賣酒受挫看台灣電子創新服務的鎖鍊
將近十年前,南投信義鄉農會開發出一種小米酒「馬拉桑」,因為有機會結合魏德聖導演的《海角七號》,一時聲名大噪,「馬拉桑」是阿美族語,意思是「喝得醉醺醺」。類似有個性的小農或部落的釀造,在各鄉鎮相當多,當2016年初,政府打算開放網路賣酒時,許多偏鄉小農都很開心,終於有機會把家傳法寶透過電子商務,向各地行銷。不料,一場美夢,隨新政府上台,就遭到阻擋。

台灣電子商務或網路創新服務模式總是受到重重限制,最近發生UBER宣布停止經營是一例,那涉及跨國稅收的問題,暫且按下不表。然而與小農和無店鋪經營者的權益攸關的開放,去年四月行政院會通過修正「菸酒管理法」部分條文,考慮開放網路賣酒,送立院審議;初期希望先在小範圍開放,建立身分稽核等管制措施再逐步開放。何以依舊受到限制?顯現出小英政府缺乏新思維,更缺乏在地思維。

世界各先進國家開放網路賣酒,早就不是新鮮事,在1990年代中葉開始,電子商務的運作上,有個性的紅酒、啤酒、清酒成為發展區域經濟重要的商品,也藉由網路的社群行銷、口碑行銷,成就出一批新興的產業。

美國在網路賣酒規範上,原則上以自律為原則,三大酒類供應商組織,「啤酒商協會」(Beer Institute)、「美國蒸餾酒理事會」(Distilled Spirits Council of the United States)及「葡萄酒協會」(Wine Institute)會制訂酒類廣告行銷制訂的準則規範,經美國聯邦交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FTC)審查,原則上電子商務平台上僅向符合法定購買年齡的成年人,進行行銷,並且有嚴格的自律與管制的過濾與查驗模式。隨著社群網站的發展,酒商也可以進入Facebook、 Twitter與Instagram等平台。日本也不禁止網路賣酒,而是要求加設警語,並對違法賣酒給未成年者,科以重罰。
台灣禁止網路買酒,已經落後先進國家,所傷害者,不僅僅是偏鄉的私人佳釀。近年來,台灣民間酒廠紛紛設立,農會努力打造品牌,新舊廠商推出的各式高粱酒、威士忌、小米酒或啤酒,享譽國際,絕對是一個不容忽略的產品。難怪在「網路賣酒」遭新政府推翻時,前行政院長張善政會說重話:「憑什麼把網路賣酒封殺掉,這是非常不適合的決定,就是外行領導內行,意識型態凌駕專業。」

新政府頻頻拋出產業轉型的說法,事實上電子商務只要能夠快速發展,就業人口每年可以增加5萬到8萬人以上。但是遭到美國、日本、中國大陸電商的夾擊,台灣網路購物市場快速衰退,更要命的是,新政府頻頻在面對電子商務與新類型服務上顯得手足無措,自斷手腳,既傷害小農,也不斷斷送每年可能發生的數萬的就業機會。如何斬斷束縛台灣創新產業的鎖鍊,在法令與管制上,政府還要多加油。

 
須文蔚
作者

須文蔚

東吳大學法律系比較法學組學士、政大新聞研究所碩士、博士,亦為數位文學理論家與網路作家,文學評論、文化評論者。
現任國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教授兼任系主任、花蓮縣數位機會中心主任。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