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正義

最後的燭火

2017/02/20 by 羅智強
最後的燭火
走在夜的荒原,
背著比天還闊的黑。
孤獨,但不絕望,
因為心裡還有一盞燭,
閃爍的光,微溫的熱,
一點點的亮與暖,
是我們的不冷漠。
 
必須緊緊守護,
不讓野風拂滅,
不讓霜露凍熸,
莫讓冷漠將它吹熄,
當燭火化成輕煙,
真正的黑
就要來。
 
這是我15年前,為一場「反冷漠運動」寫的詩,偶然間從電腦的資料夾深處不經意地「挖」了出來。忽然覺得,竟和此刻心境,萬分切合。
 
15年過去了,台灣的情況,是變好了?還是變糟了?也許都有吧!但有一件事情是確定的,感到無力感,甚至因為無力感而變得冷漠的人,正在快速增加著。
 
這一方面是因為,客觀上,台灣的困境真的很巨大,巨大到讓任何單一個人的力量都顯得微不足道。我們在世界的經濟地圖上漸漸邊緣化失去了角色;在兩岸和平的時候,台灣的發展就面臨了極大的困難,更不要説現在兩岸磨擦漸漸加劇;政黨之間的惡鬥並沒有因為政黨輪替而歇止,更赤裸裸的清算追殺反而變本加厲;執政的民進黨失了民信讓人生氣,在野的國民黨其表現也是不爭氣;不只是政黨以幾近內戰的方式在爭鬥,族群間、職別間、不同性傾向者間的對立,幾乎蔓升成不可解的仇恨。
 
不久前,我在嚴長壽的書《在世界地圖上找到自己》看到一段話,可以為這様無力感做一個源頭式的詮釋:「以我們目前身處的劣勢,在外交上失去舞台、經濟上面對各國保護主義興起、國內政治持續惡化,即便從現在開始,我們整合全國力量,擺脫成見、通力合作,努力追趕十年、二十年,都未必能克服那些已經造成的事實。更何況各黨派無視世界危機,毫無共識與合作的空間。」
 
因為實在太難、太複雜了,所以,我看到身邊的朋友,愈來愈多人開始用「冷漠」保護自己。政治太髒,不碰為妙;台灣太亂,不見為淨。
 
然而,不碰政治就會妙嗎?不見台灣就會淨嗎?當然不會,但無力感,讓冷漠變成了最好的麻痺劑,也成為最好的保護傘。
 
説真的,面對這麼大的「困難」,真要我拿出什麼了不起的「救台解藥」,我也沒有完美的、十足把握的答案。但我非常清楚一件事,「不冷漠的參與」是不可少的「起點」,困境不會自動解除,改變不會從天上落下。這個時代或許真的很糟,但我們閉起眼睛,只會讓世界變得更糟。
 
而正是對這「起點」的堅定相信,讓我決定,不問冷嘲、不管熱諷、不管打撃,就是要擲筆為聲,不斷地指腐陳弊,我堅定的相信,世界愈黑,愈是要保著心中那一盞微不足道的燭火不減,因為,一旦我們噤聲、放棄,燭火熄時,才是黑暗的真正降臨。
 



 

文章標籤:
政治
社會正義
羅智強
作者

羅智強

基隆碼頭工人之子,喜愛創作,新詩、散文、小說、評論皆有涉獵。著有《走出迷網:從網咖青年到總統智囊》、《琥珀色的夢境》、《法律人,你為什麼不爭氣》、《生命沒有過渡》等書。歷任中央社副社長、總統府發言人及副秘書長。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